1,338 words
@jetsanix

2011年終

哈嘍,終於有理由更新一下博客了,各種微博占了信息發佈平台,博客應該就成了總結性質的存在了吧,反正 Timeline 都是如此,沒有特殊事件,博客就沒有重複事件的必要。(啊,完美的難產藉口)

在這一天,相比喜悅,不情願的心境似乎占了絕大多數,總而言之,不管是多麼的不願意,但2011年還是這麼過去了。

2011年,我做的事情並不少,埋頭苦幹,也不像是前幾年那樣,明明這年過完了,好像是轉眼間的一樣,因為事實上確實很充實,也很累,既然很累,時間過得自然就長了。

我們期待在完成一個秘密中的 「Big Thing」 的時候,結果因為實在太Big而削減需求。

毫無前景的感覺很可怕,就好像掉入黑洞一樣,出不來,也永遠掉不進去。因為太多的不確定性,讓這一切變得越來越混亂和毫無效率。

最後因為家庭,壓力還有毫無前景的情況下而放棄,說起來是個無比可悲的事情。這明明是開發到最後階段了。

然後呢,使用殘餘的技術積累完成了一個相對小的東西:VPNST。也算唯一一個在正常跑的項目,到目前為止連續運行了4個月。

然後我找了一個工作。

現在在這家公司,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想要的,在這裡能做到什麼程度。倒是遇到了一些不錯的人,很熱心。

心境起了不少的變化,我越來越覺得2012這年會發生的事情應該不亞於夏娃吃掉了智慧果。

Kindle 3 Free 3G Special Offers Jailbreak

之前見識到 kindle 3 的強大後我就一直好饞,於是終於一咬牙一跺腳,把它搞了。昨天到手的。 話說越獄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但為了支持epub就不得不這麼做了(強大的藉口),所以這裡分享一些kindle廣告版的越獄心得。

1、kindle 3.2.1 越獄

這個版本就是俗稱的廣告版,售價便宜一些。越獄有些麻煩,不過也大概就幾個步驟。

  1. 這裡抓越獄的軟件。下載
  2. 連上usb,卸載U盤,重啟kindle。
  3. 重啟過程中,出現kindle的磁碟的時候,果斷複製對應的越獄檔案到磁碟根目錄。
  4. 到 Settings 裡 Update your kindle 就可以了。 於是到目前為止就越獄完成。

2、kindle原生終端工具安裝。

上面是安裝後的運行效果。 安裝也不是太難,它就是傳說中的kiterm,如下:

  1. 下載這個東西:http://info.iet.unipi.it/~luigi/kindle/kiterm-20110107.tgz作者主頁
  2. 解壓到,然後全部拖到 /mnt/us/kiterm 目錄,用 scp 複製進去就可以了。
  3. 修改launchpad.ini,[Actions]後添加一行: T M = !cd /mnt/us/kiterm/; /mnt/us/kiterm/myts.arm &
  4. 重啟機器。 這樣就安裝完畢了。
  5. 要啟動就 shift + T + M 就可以後台啟動。
  6. 調用終端 shift + t 就會出現。
  7. 隱藏起來 left + back。
  8. 關閉的話在終端輸入 killall myts.arm 就可以了。

3、usbnet開啟不了的解決辦法。

也是一般的安裝方式,拷到之後 Update Your Kindle。可是卻不能在 debugOn 下 ~usbNetwork。貌似是廣告版有一些問題。 於是寫個腳本加載 usbnetwork 驅動:

#!/bin/sh
rmmod g_file_storage modprobe g_ether ifconfig usb0 192.168.2.2 

保存為 onusbnet.sh 放在你喜歡的目錄,記得給執行權限哦。然後需要的時候就用那個終端進去運行一下就可以了。 要恢復的話:

rmmod g_ether modprobe g_file_storage ifconfig usb0 down 

nosql廣播式的分散式資料庫思路

關於分庫策略,大多有三種:

  • 業務邏輯
  • 流水 id
  • hash

而三種策略各有利弊,一般都採用三種策略進行混合運用讓資料庫進行有效擴容。但不管怎樣,以上策略方式都無法實現一個統一讓資料庫邏輯化和統一化,需要一個單一主伺服器進行定位、分流、存放索引。 Google 有句名言,「The datacenter as a computer」。而這個「computer」,應該是眾多 Node 的做功的綜合體。但是,如果基于上面邏輯,主伺服器本身就是一個瓶頸,需要強大的頻寬與巨大的內存才能勝任。如果這樣的話,假設我有眾多小型伺服器,我希望它能勝任高性能的查詢,於是我還得購買一台終極伺服器作為主伺服器路由。這至少在經濟上說是劃不來,對於 datacenter 本身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違反「The datacenter as a computer」精神。

獲得唯一信息場景: 我們設想這麼一個場景。有一個班級有 254 個人。我忽然有個比較棘手的問題需要解答,而這 254 個人只有一個人知道答案。我應該怎麼做呢? 那我當然不可能一個一個問,我只要站在講台上:誰知道現在一台筆電要多少錢? 現在我只要等待那個知道答案的人站起來告訴我答案就可以了。 存放信息場景: 設想這麼一個場景。有一個班級有 254 個人。這 254 個人每個人都有一個口袋可以裝10個東西。 現在我手上有一個東西(筆電),需要給他們其中一個人放著,日後我再跟他要回來。 我只要站在講台上:這東西我放這兒了,你們誰有空間就來拿走吧。 於是口袋有空間的人上來取得這個東西。當然只有一個人可以拿走。   存放場景2: 我有一個東西,但需要100個口袋才能裝得下。這時我放到了講台,讓有剩餘口袋的人上來取得。來了20個人。 於是我把東西從頭到腳,拆了20份,每一份上面貼個編號,分發給20個人。 當下一次我需要這東西的時候,我再次喊話:那玩意誰有? 20個人上來,我按照編號一一組裝起來變成大物件。  

实景「签到」和导航

iPhone4的三軸陀螺儀加速度計指南針可以在進入隧道的時候臨時輔助gps進行「導航」。

那我們設想,在中間「導航」途中,加入 「check in」?或者時間間隔的軌跡記錄,那就可以生成一個點或線的數據,進行實景跟蹤導航。

軌跡數據包含海拔和gps坐標(或相對偏移)。

現在設想這樣一個場景,走在路上打開 iPhone4 或 iPad2,打開這樣一個應用。是一個獲取照相機的界面,整個場景上包含了各種坐標,你朋友ID現在(或過去某個時段)的所在位置,距離自己多少米,海拔多少。

如果你在大廈腳下,他在大廈上面,抬起手機,可直接「透視」大廈看到朋友的位置。朋友的數據也許可以實時走動。

因為有三軸陀螺儀,所以相對的海拔數據可以很精確的記錄下來。(而視距之外的數據也沒必要顯示過于精確。)

這玩意在記錄的時候不耗費多少電力與流量,實時性理論上可以做到比較強。(就跟玩著fps一樣)

想象一下,當你來到一個景點 「check in」 的時候,上面軌跡顯示就在你的身旁,曾經有某個心儀或崇拜的人物也來過這裡,這種超越時空的「團聚」似乎讓旅行來得更有意義了呢?

502

不知不覺鞋底就整個脫了,這 250 的爛鞋子,怎麼還不如拖鞋。

我充滿怨氣地跑去買了個強力膠。

總算是黏上了,除了有點硬,可喜的是至少沒有掉落的跡象。

話說這不是必須是專業粘鞋的膠水才行的麼,還是找個鞋匠補補好了。

回家很艱辛,因為地鐵規劃問題,隊都快排到了電梯了,嚷嚷不斷,還有小孩的哭聲。

惱火,我討厭人多,打的也不現實,公交就更別提了。

只能等了。

我有個小癖好,既然膠水還沒用完,就倒一點在拇指上,食指上,中指上,無名指上,小指上;

然後五指合一。

體驗掙脫的感覺。

它們總有一個會最先掙脫,體驗自由。

慢慢慢慢地,全部都能得救。

這說明對皮膚是無效的。

等待地鐵,實在是太無聊。無聊透頂。站多了,人相對就更多了,怎麼一點都想不到這個道理?

明明是路線規劃不成熟加上班次的問題,怎麼能算到人多的頭上?

何況,私家車已經足夠多了呀。

我把膠水從口袋拿出來,在列車上繼續玩弄。

幸福本身真不是自由和快樂,而是被禁錮後,掙脫出來後釋放的快感吧。

走出來繼續體驗人流和汗臭。

膠水還沒用完。

在扶手電梯,慢慢均勻地,在我的扶手塗抹了三道,不反光應該看不見吧,何況人這麼多。

經過計算,大概需要30秒。

或者他的快速反應,並且在被捲入的剎那按下電梯停止按鈕。

或者他隨身攜帶著高濃度丙酮。

我對後面發生什麼事情不感興趣。

https has been fucking

起初一直納悶他們是怎麼做到 https://mail.google.com 正常而 https://docs.google.com 卻 rst 的,因為Google的所有ip都可以使用同樣的服務,而在 https 加持下通常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

直到今天手賤鍵入

wget --no-check-certificate https://docs.google.com

SNI 賽高。

撒手鐧

如果能說出來就不是真東西,放出風聲的背後一定千方百計隱藏著更巨大的秘密。

這時就不得不發出類似「這到底能抵擋多久」的疑問。面對模仿者接踵而至的時候,如何才不被超越呢?

於是,假設擁有一個撒手鐧,那第一個應該閉嘴的應該是自己,然後在醞釀出第二個撒手鐧的時候才忽然釋出撒手鐧。

當然這基本侷限在「具有前瞻性」的公司或大牛所提倡的「厚積薄發」的理念。我也十分喜愛這種釋出方式。輕敵是可怕的。

Bloom Energy Server

記得在好久以前看過一個關於能源伺服器的新聞。當時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這玩意兒簡直是「顛覆性」改變世界的東西。實在是太喜歡了。

這實在是乾淨利落。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它現在可以解決的最經典例子就是最近的日本地震。想想看,地震震掉了核電站,於是乎電網電力減少了太多,現在甚至需要「拉閘限電」來保持日常用電。

如果使用能源伺服器呢?

扯工業化

接著忽然想到一個工業化的問題。

我設想的工業化特徵是:量產,鏈條,消耗品化。

量產是為了降低成本,鏈條提供零售與產業結合,產生幾本資金流結構,消耗品化是讓它一次性化,從而強化源源不斷的生產鏈條,同時不存在過期問題(續費)。

結合最近在思考一個新架構的問題。我首先想到的是它應該被作為微核心構建。

於是在早年在UAP架構採取半封閉式的邏輯,對於內部業務處理基本上寫死在裡面,同時預留了簡單的外部介面進行插件擴展。同時發現如果是真·微核心的話,不管在易用性還是性能上似乎比較麻煩。

Terminal font

終於找到了dos的字型,改了terminal的樣式然後就感覺穿越了。

然後拋棄了panic sans用了mathematica4Mono…

老人

怎麼看,都是一種看起來得天獨厚和看破塵世的感覺。對於世間發生的任何事物,在他看來,都只會微微一笑。好像早就知道的那樣。

真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感覺呢。誰都清楚的事情,就是喜歡裝糊塗。但他仍然沉迷其中。即使錯了,也只是下錯了當前的一步棋而已。

這不正是你需要的氣質類型麼?

他覺得很有趣。

這些浪潮,看起來像是詛咒或是注定的,越是推動,回頭就是更大的阻力,他腳下已經不是水泥地面了,現在是冬天,而他已即將90歲。

這不是裝糊塗,這是真傻啊。

「就好像高潮之後的不應期一樣,誰碰了都能覺得噁心,心理卻還想再來一次。」

「哈哈,好美的比喻哦。」

「不不,這是擬人。」

2010年終

去年年終時的場景還歷歷在目,轉眼已是2010年最後一個凌晨。

這年幹了什麼事兒?

我想了想,今年大概就幹了這麼幾件事兒:

我分手了。我畢業了。我上了一半的自考沒去了。我還拒絕了幾個不用面試的工作。我被米國領事館拒簽了。我炒股了。我買了兩隻寵物鳥,後來他們雙飛了。我有辦公室了。我還和幾個人創業了,最後在搞到投資的時候還親手掐死了它。

於是今年看了大概這些書:

《智齒》、《1Q84 I/II/III》、《毛澤東選集(全)》、《數學史》、《世界是平的》、《基業長青》、《全球通史》、《20位西方哲學家個性心理窺秘》、《貨幣戰爭 I/II》、《理解資本主義:競爭、統制與變革》、《計算中的上帝》、《動物農場》、《巴菲特傳》、《我的前半生》、《Rework》、《日本書法史》、《三體 I/II/Ⅲ》、《金枝》、《柏楊版資治通鑒》、《流氓·國家》、《第一次世界大戰回憶錄》、《娛樂至死》、《流氓國家》、《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天淵》(在看)、《歷史是個什麼玩意兒 I/II/III/IV》、《經濟學原理》、《李敖大全集》、《給你一個億》、《常識》、《福爾摩斯探索全集》(一半)、《末代皇帝溥儀改造全記錄》、《傻兒皇帝》、《人是太空人的後代》、《獨唱團》、《大腦革命》、《天黑以後》

Re: The Best Debugging Story I’ve Ever Heard

話說當初在實習的時候我也聽說過一個故事。嵌入式板子在燒錄完成之後,有的程序和感測器總是失靈或故障或死機,於是一直從軟件尋找問題,還從硬件上測量電阻,結果都沒有任何異常,找不到原因。 最後去找boss請教,結果他鎮定地拿出錫紙蓋在cpu上後故障就排除了。

因為板子設計問題而導致的信號干擾… 確實對我啟發非常大。

via The Best Debugging Story I’ve Ever Heard

魚知道 - 傳送門(三)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著,出入自如,旅遊的概念已經不復存在,世界跟互聯網一樣快速,甚至更快。網購早已成為了歷史。快遞也不復存在。人們執著于使用自己的雙腿,相信這是上帝給予的最偉大的禮物,全球因為多了行走而也日益健康,當然也有空氣的因素。

我開始時常沒日沒夜地在實驗室工作,因為我生活在東方,工作在西方,這樣導致的結果很有趣,除了休息日外,我看到的都是白天。

「公司讓我們研究時間傳送的可能性。哈,諷刺的是,它本身就是個未來穿梭機。」 他是我同事。雖然我是新來的,可一點沒把我當外人看。

「嗯,怎麼說?」

「記憶。你沒發現嗎?只要穿越一次,記憶就沒了10分鐘。」

「這個我確實沒注意到。這是機器準備吧,畢竟需要意識拷貝。」

「嗯,量子化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意識拷貝就相對複雜了,交叉多個學科。這裡也沒有相關資料,公司只讓我們接觸三維物體的量子化部分,然後開發附屬設備和效率加強。」

「唉畢竟是技師而已。這部分還沒有到公有領域(public domain)的時候吧,那可是核心科學。」 然後他看著我笑了笑。

回家後,我躺在床上,反復琢磨那10分鐘。

確實啊,這本來就是一個時間機器。10分鐘,我只知道我一腳踏進去,再從另一頭走出來,這個過程竟用了10分鐘。而我完全沒有時間消失的意識,這10分鐘哪兒去了?而且也並沒有相關詳細的記載,只模糊地描述了這10分鐘是意識拷貝部分,出來後意識進行肉體意識載入。這就像一台電腦,並不是抹掉硬碟,而是進入休眠,然後恢復。不過電腦的休眠是把內存一股腦全部複製到硬碟裡面,開機的時候直接恢復就可以有斷點效果了。

但生物不一樣。意識哪兒去了?記憶確實被有形地存放在大腦裡面,但意識哪兒去了?

我睡不著。打開計算機查詢專利局資料。發現並沒有有意識在傳送門的轉移資料。而只有拷貝和載入軀體的資料,也就是說複製意識和載入。

傑特曾經說過,意識是流體狀,有人凝結了意識併進行了拷貝,可以進行載入,也可以進行轉移,甚至還能分流。

理論上是可以被轉移的,但這其中又是一個技術缺失問題。意識凝結和拷貝需要時間,三維物體的量子化不需要。意識流如果直接轉移,除非有地方暫存,而意識本身的載體是大腦。可是拷貝技術不同於直接轉移,直接轉移是需要有另一個活物進行承載準備,如果有一個克隆人一方準備載入意識流是可以的,這邊提取,那邊直接載入。如果另一邊並沒有準備承載的身體,那麼需要一個緩衝地帶,就必須拷貝一份然後再等待一個守候承載狀態的人進行載入。(通過傳送門的活物不承載任何意識,在轉化量子凝聚態的瞬間,意識就死亡了。)

傳送門採取的就是這個辦法。

我辭去了工作。從此,我成了一個老古董。

美麗新世界 - 傳送門(二)

沒有人能按耐住激動的心情,根本無法抗拒這個便宜和實在的東西。

它成了一種時尚,還掀起社交網絡的新高潮。越來越多人發現手上的全息儀基本上沒有使用過了。想見一個人就見真的人。它還捅破了人和人之間最後一道膜。人們傾向直接了當的語言方式,沒有了陰謀,沒有了猜忌,它似乎可以處理好任何事情,社會成本急劇降低。30年來,這個世界空氣清新了好多好多。

各種便利商店也安裝了傳送門。這時候只需要,進去,拿了東西,出來,手上的物品自動從中央銀行扣款。生物識別也已然達到一個新的境界。人們根本沒有必要在大城市購買高房價的房子。他們開始「隱居」,分散人群在世界各個角落。野外探險成了家常便飯,毫無生命危險。早上爬山,晚上從門中直接回家休息。5分鐘前我在南極,現在我可能出現在北京,甚至月球。

於是世界格局產生了微妙的變化,軍隊集結已經異常簡單,空降傳送門,於是千千萬萬的人直接從門中穿出來,此時還在大本營,轉眼來到了前線。這些年確實沒有戰爭出現,大家明白,都打不起。人們願意享受現在的生活。

世界已經被縮小了。

「我叫我的女友也買了一個,這樣我們每天都可以見面了。噢不,是隨時見面。」

「不會煩躁嗎?」

「這個世界沒有煩躁,每天都跟新的一樣。許多許多的地方免費開放傳送門,每天都能去到不同的地方體驗生活。」 ──廣告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