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9 words
@jetsanix

社交焦慮

我在初中時代曾偷偷跑去看醫生,結果診斷有輕微抑鬱症,並建議多參加社交活動和別想太多了(…)。我當時的回答是,“那樣不如讓我去死吧”,(因為當時認為既然是神經病應該吃藥啥的,結果什麼都沒有,哎喲)。

在這之後,似乎有些好轉,我確實非常能監視自己的情緒,心理總有不一樣的聲音。好吧,去參加點活動之類的。於是參加了無線電測向的運動,一些省市的小比賽,後到義工,臨終關懷,等等。

初三之後我一度認為自己已然好轉或痊癒,人也開朗起來,朋友漸漸增多,從敢於參加活動,聚會,到可以在大家面前唱歌等等。這樣看起來,想想總算好了吧?

但本心似乎並不如此認為。也或許是性格使然。

畢業之後,我發現自己再次開始害怕陌生人。現在基本每天都有坐地鐵,可惜對陌生人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或許不能叫恐懼,應該叫焦慮好了,例如避開目光,主動遠離(看起來跟潔癖那樣的感覺)。

於是找了一下什麼情況會怕陌生人,找到了社交焦慮症這個東西。

成本

前些日子,居然在思考成本成本和收益比的關係。 因為在目前的情況下,如果作為投資來看待,沒有短期收益則無法進行成本平倉,而進入短期經營則可能無法趕上一次千載難逢的業務成長預期(或許是沒有機會)。

但後來漸漸發現,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時間成本不能作為成本來計算。一個人在努力之後,在短時間內甚至完全沒有收益都能是作為正常的事情來看待。

現在面前放著這麼多東西,目前面臨的是短期收益和長期收益的問題。我是否該儘快著手于短期可預見性的收益而把長期經營緩緩?或者主攻一件事情?

不免傷感

當我意識到自己並不是一個反應快速的人。

這一切都「歸功于」對一切事務都報以觀察的態度行事。

這使我很困惑,因為我不能完整的融入到一些集體或事物中去。我更喜愛單獨行動和黑箱操作,儘管知道這很不妥,但仍然不喜歡一群人幹一些事情,因為這完全違背效率和擁有搶功嫌疑。而且被矚目的感覺很難受。

可是在生活和工作的雙重壓力,於是不得不妥協,或者對內心也有一些被煎熬的東西也浮現出來。其實我是可以更熱情一些的。待人好一些,自己就感覺就更開心了,何況我一向是守信之人。

於是拒絕之聲開始減少,開始嘗試熱情接待和談話。可是對同齡人的溝通仍然十分困難,為什麼對80中期前和94年後的人反而更能聊神而且深入一些,而87-93這段時間出生的人是如此的溝通困難。這完全是不能也不好解釋的事情。也罷,也只能怪自己的盆友圈子實在太分散了。

畢業了

畢勒個業了,去唱k一幫人抱成一團全哭了,結果回到宿舍繼續談天說地。
其實作為21世紀的男類人猿,似離別既是不離別,這就得你是否肯去聯繫罷。

或許這個畢業時作為一個新的開始也不錯。

遊戲日

早就說過EA出品必屬精品,前兩天弄了“質量效應2”玩,玩到今日把它給爆了。(其實我是游戲盲,菜鳥模式oh yeah)

總的來說它做得很棒也比較精細(我居然把百科看完了),相對自由線路的遊戲來講,我更傾向於這類主線任務的遊戲(COD萬歲),不然老是飛來飛去玩個沒有結局也太累人了(像"Just CauseI"系列或"Grand Theft Auto"系列就是這樣很累人)。

已然不知道應該多說什麽

這段時間迷上了無人駕駛,大家在上面暢所欲言,認識了好些人,中國區的親愛的可可,河豚,海豚,Anni,Eddy,ET,寶,卡卡,愛德華,後天,猩猩,妞兒,Tao,K-2,玉米等。香港區的阿傑,魔鬼(大雄),大舊,亞盈,比比,亞mon等等。

這跟字裏行間交流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這是聲音的交流,信息的速度傳播和表達方式的準確度也是指數級地提高。

於是我們建立了QQ群,甚至可以配以圖片說明。

但也有不如意的時候,例如外來人或新人的搗亂時刻,粗口橫飛甚至在上面放av聲音。這似乎無法解決,香港頻道也有同樣的無聊的問題出現。

redis的詭異事件

莫名其妙不能把數據dump到數據檔案了。嚇死人,全部數據都在內存裡,正常讀取和設置,就是不能dump到檔案。運行save指令提示err。連做主從伺服器都沒用,資料不能複製回來,直接殭屍掉。

不能關機,一關機之前的東西就都沒了。。

於是寫了一個遍曆數據的東西,一個一個重新導入到新的redis服務上。這才搞定。

Happy birthday to HomeZZ

今天是HomeZZ周年紀念日。同日,我的blog已被zed哥哥架在的HomeZZ上了。已經間接是一個HomeZZ用戶了!

在此之前我並不是HomeZZ用戶,而是在Zed哥哥旁邊看到HomeZZ用戶交流群的交流內容實在是太可愛太合我胃口了,於是央求他把我搞進群。結果得到了cosbeta教主同意,得以進群,身份是Zed的盆友。

說實話,Cosbeta這名字,一開始看著太眼熟以至於我一直誤認為是另一個人,後面發現不是他,然而此人的人格魅力已深深感染了我。他的主機一次次地在誘惑我,如果看註冊時間,我應該算是老用戶了吧(笑),可惜的是,一直沒有買。不是因為服務和價格問題,而是並不適合自己。

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適合個人建站和放blog程序的空間商,他的好評率毋須質疑。至少對於wp的運行上非常滿意。(現在這個blog就被建立在上面了。)

macbook pro 終於送到

直接上圖吧!並不是斷貨這麼久之後的最新版mbp,而是去年產的,不過也並不意外。。



還送了兩個顯示器介面。

來來來,開苞吧!!





上面有好厚的小冊子小本本噢。



鍵盤鍵盤!



不是霧面顯。



按照慣例,應該來張合影吧~

說系統 二

所有衍生出來的東西,包括人自己,都是系統之下的產品,是可交換的。

而實際上,系統是一個大整體,整體之下唯一的依託,是真理。真理是不能被定義的,也就沒有誰誰的真理之說,沒有誰誰說的都是真理,因為真理的不可定義,所以任何人說的都不能被認定為真理。假設某人說的是真理,那真理之上的有構建系統,那麼這個人,就是神。因為神說的一切都會被現實實現。但現實中不會出現這樣的人,除了真理以外都是無絕對的衍生,包括你我,都是被真理所衍生的系統的子系統的子系統,都是萬億個子系統之中的一個。

人,一個愚蠢的物種,在靠其無限的想象力中,發明出各種各樣的定式,各種各樣的系統,和子系統,於是開始糾結于這一切。愚蠢的人類總是喜歡衡量和比較的。前面說的貨幣系統,貨幣的唯一作用就在於衡量事物與事物,事物與非事物,系統和系統,系統與非系統之間的關係。它是一個中間件。這種中間件構成的系統作為每個人的依託,於是人被構建在一個可被衡量的和諧社會中去。但作為中間件的作用也就是中間件。但世界上如此多的中間件,人們之間需要交換價值,於是出現了中間件和中間件之間的中間件,國際貨幣,關於這個東西,這裡先暫且不談。

就像普通話和方言關係一樣,你我出生在不同的方言地區,我們如果只會方言則無法溝通,於是出現了官方語言,普通話。而中間件的作用也只能作用於此。

但愚蠢的人類用其偉大的想象力再次提升了這個作為中間件的存在價值,量化物質。世界上存在許許多多的量,長度,溫度,力度,勞動力,時間等等,長度和溫度可觀測的量,有工具可以很容易地量化之,但一些無法直接量化的,如勞動力,不同貨物之間的對等關係,這些量的存在在本質上無法統一。但貨幣做到了。不得不再次感慨這是個偉大的系統架構,任何基于架構之上的事物都可以被順利地進行等價或不等價地交換,就像勞動力=貨幣=蘋果,一斤香蕉=貨幣=一個西瓜等這樣的等式,讓人們可以交換他們所能交換的所有東西。前提是,把知道交換成通用公認的貨幣。

貨幣偉大之處就在與此,可以無形地轉換它能轉換的所有事物,甚至量化人力。其直接出現的結果,就是買賣關係,有了買賣關係就有僱傭關係,有僱傭關係就要更好的管理工具,其衍生出來的就是金融產品,如證券,權證,期貨,外匯,甚至股指期貨,這樣無實質轉化力度的產品出現。形成一個產業鏈條,加速勞動力的發展,從而出現工廠區,交易區,金融城市,如香港,這樣的完全無實業生產力支撐的存在。而工廠世界的存在,也就是世界工廠的存在的唯一理由,是金融世界的產生,如美國,而世界工廠唯一能做的,就是貢獻勞動力,獲得所謂對等比值的貨幣。最後自己也發展成金融世界,然後繼續壓榨第三工廠世界。這是後話。

說系統 一

系統,一個模糊的概念,只是從一些蛛絲馬跡中,我們知道一件東西是必須依附於另一個更為基礎的東西,這就是系統。於是人們發明了公理,但就算是公理,也是依附於一套適用於公理範圍的系統之上。

我們暫且無從得知世界的構造方式,但我們可以從周遭事物透露出的蛛絲馬跡中找到關聯,而一般來說,關聯大的事物之間實為同一個系統內的元素。系統是一個巨大的集合概念,一個系統依附於另一個系統,另一個系統可能基于另一個系統,這個系統可以派生一個新的系統。但總的來說,這樣父子和延續的關係的背後,他們終究是血親。

而我們要從系統中生活,從系統中獲利,從系統中找到樂趣,就要找到不同系統之間的關聯。找到系統之間的關聯的一大因素就是找到這些系統的基礎系統,再分別從基礎系統中找到更基礎的系統,最後找到可以同時解釋兩套系統為一個系統的基礎架構的時候,我們就可以說,找到了系統間的關聯性。而一旦找到了關聯性的存在,於是可以製造出許許多多基于基層系統的產品,或服務。

兩個看似毫無關係的系統,如心理學系統和經濟學系統。兩個各有各的運作方式。但是他們確實是架構于同一個系統才能被運行起來。心理學依附於人,經濟學依附於社會,社會由人構成,於是每一次社會動盪必然影響經濟,經濟的流向影響社會形態,甚至人的意識形態。它們都在不同但同時地發生著關聯性的改變,同時是戲劇性的。人們找到了基礎系統,於是發明了各種聯繫雙邊系統的衍生服務,例如貨幣系統。

貨幣系統是一個跨時代的產品。好的流通性給人類社會帶來前所未有的繁榮,直接影響了社會系統的架構。人們不再依附於單一權利社會而開始拜金。值得注意的是,資本並不是一個衍生的系統架構,而是從基礎架構中直接被發明出來,這是它最聰明的地方。

如果我們尋找,最往下的地方,不是別的,我們稱之為,真理。當系統被規劃的時候,被規劃在一個上層系統之上的時候,真理被錯誤地依附於系統的時候,這是一個杯具。我們如何才能從系統架構中,發明出全新的東西,去改變世界?

種種不斷發生的問題與耐心考驗

一個東西能被創造出來定是作者花費了巨大的決心,耐心,和汗水。在不斷的改進升級修復的過程當中體驗著痛苦,在不願做卻必須應對的情況之下,几乎以絕望的應付式地接受一次又一次的打擊考驗。這挑戰著耐心與信心的最大承受度,被人支使的容忍度。

在達到承受臨界點的時候,如還不採取措施,必然產生報復式的災難式的念頭。

如果這是一個問題的話,對我來說確實是一個問題,那麼我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解決呢?對於任何機械式運動來說,積累是一個過程,不管是不斷膨脹的耐心或承受力,絕對的膨脹過後,都只需要第三者的輕輕一針,一切夢幻便如氣泡般破滅,從而導致你從頭到尾從來沒有完成過一份工作。

而這個承受力,就是更厲害的一個境界了。我還沒找到適合的解決方法,只能較為陽光的,靜下心來慢慢厚著臉皮完成工作。 畢竟這個世界留給我們太多太多美好的東西應該去面對。

小玄上裸手記

這一切的預謀都是從昨晚開始的。那個時候,小玄又冷又餓,我伸出了溫暖的大手,可被它琢啊。哼,還好我耐心好不然我早把你推倒了。我的手慢慢靠近,靠近,小玄越來越害怕。。

於是出現了以下這種情形:



就這樣,開始吃我手上的東西了。於是乎,我把手拿開又靠近,拿開了又靠近。。漸漸小玄的攻擊型顯得越來越無聊,於是這隻東西居然就慢慢習慣了。

看起來情況還不錯,今天開始加大訓練力度。

是這樣的,固定一日三餐我並沒有刻意去餓它,於是到點的時候,給小玄吃的,吃得很歡的時候,漸漸拿開。始初小玄不敢站上來,還瘋狂咬我手指,我瘋了,帶上手套!然後迫使它必須站在我手上才能吃到東西


漸漸地,也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寵物鳥

小玄(黃白色那只)和鳳姐(黃灰色那只)來我家有一個多星期了。今天都被我趕出來玩,但都很像很害怕的樣子。站在籠子上不敢跑,靠近一點就到處亂飛。



鳳姐:大家好我不是鳳姐,其實我叫小鳳。壞主人。



但根據小時候的養鳥經驗。飛累了,總要停下來休息的。乖。哎呀就別咬我了,我都帶手套了你傷不了我。

小玄:你個壞蛋!!把老子累死了!停下來歇會兒,待會兒繼續發揮我鳥類優越性。

Uniontheory App Engine

這幾天在架設我們將來要使用的應用引擎,在參考了GAE之後發現初始架構跟自己假設的目錄結構几乎一樣,心裡還是很高興的,相信不久之後就能為ut-sonfan提供實體支撐。

現在問題不在這,我遇到了一個難題,Redis本身不提供索引建立的。

這可怎麼辦?總不能等待作者提供吧,這非常囧。

於是出現了備用方案。

把需要索引的數據放到mysql或sqlite,然後照出key後再從Redis服務取。或者直接從Redis中取出一堆數據然後一條一條過濾?

不過也發現了一個開源的全文索引引擎,sphinx。這裡記錄一下也許以後能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