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8 words
@jetsanix

新冠與車諾比

我有點理解為什麼可以把 #COVID19 比作車諾比核災了。

所有人都在這個系統當中,所有人都知道並且看著它變壞,把保持「數據穩定」放到了第一位,認為畫線能改變現實。畢竟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故都是這樣過來的。接下來經濟會向好,因為囤貨行動會短暫帶動消費。

最後,眼睜睜看著爐心熔毁。

關於選項

只要有這個選項,或者沒有限制這個選項,就會有人去觸碰。所以一個人或組織要做什麼選擇,其實很多時候呢,不是因為他想達到什麼目的,是因為他能這麼做,也就這麼做了。

恰好如此

這個世界對我說不上好說不上壞,總是那麼恰到好處,將將好讓你感覺過得去,但絕對不讓你過得好,就好像有一堵空氣牆擋著,你就是越不過去。

醫護工具人

「別的沒有,就是聽話」這話聽著就像讓一幫憨憨去送,不知道應該以什麼樣詞語形容看到這幾個字的感受。

就這樣不斷的格式化語言衝擊之下,前線的醫護被物化成了工具,病毒倒被擬成了敵人,而使用工具的那個接受了「理所當然」的無上榮耀。

醫護人員都是腦子靈光且清醒的成年人,不是衝鋒肉搏的傻子,更不是被使喚的工具。人海戰術思維模式什麼時候是個頭,無謂的犧牲不是犧牲,是毫無意義的送人頭。

人道災難

什麼是人道災難?

就是發熱先隔離,不要感染新的人。
科學的講,這確實可以很好的控制 R0 係數。
至於生活怎麼樣,環境怎麼樣,會不會被交叉感染或是廁所夠不夠用什麼的。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2019-nCov 的春節禁足

關於禁足的困惑?
不存在的。

十幾天的禁足不管對我還是女朋友,似乎都絲毫沒有影響,除了要戴口罩下樓拿快遞。

話說回來。

如果以活動半徑10公裏為標準的話,我基本會在範圍內連續活動超過1個月。

如果以主動社交作為標準的話,我可能已經禁足超過了10年。

Bash One-liner: add an entry to crontab

(crontab -l && echo "* * * * * echo hello") | crontab -

萬年不更

現在的時間是東八區2016年10月19日霧霾繚繞,閒來無事前來看望,粗略瀏覽羞得不行,距離上次來到這裡竟然時隔2年。

是的,就跟詛咒一樣,許許多多的人從2014年開始突然就不更新博客了,我也是其中之一。

確切的說,我也不知道該寫點什麼了。

辦公室有三面牆,其中一面敲著聽,是中空的。牆的左半邊,有一個很淺的黃色的相框印記。
我們一直在猜測當中到底有些什麼東西。
辦公室是新裝修的,沒人知道上一個使用者是誰,幹什麼的。
重要的是,業主竟然能忍受那是一面空心的牆!

看來是個不得了的秘密。

趁著夜色,大概是凌晨四五點的樣子,我就到了辦公室。
站在那個位置,凝視著這塊刷著白漆的木板,和那個長方形詭異的相框水印。

我們對視到了上午八點。

他怎麼還不出來?

面前是一個少女,不高,一米五的樣子,鎖骨上方有一顆顯眼的黑痣,她並沒有刻意去隱藏這顆礙眼的東西,相反,她是那麼自信,像是炫耀一般地,伸著傲人的脖子。她確實有這樣的資本,因為除了那個黑色的點點以外,還有很長的脖子,白皙無暇,紮起一綹發活潑點著,以及逆光下的撩人絨毛。

即便如此。

還是忍不住去看那顆痣,真的是很在意,實在是太在意了。

「上面會長毛麼?如果長的話,已經多長了呢?生長周期是怎樣?一天能長多長?嗯,她有拔過嗎?會介意別人拔掉嗎?或許就沒有長毛呢?如果光禿禿的,是自己拔掉了嗎?」

「嗯,一定是這樣的,哪裡有不長毛的黑痣啊?」身後的紳士小聲感慨了一句。

SublimeCodeIntel

昨天無聊在配置自己的ST2,發現一個東西,如下圖。

介紹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支持以下語言的自動提示功能(也可以作為代碼閱讀器十分方便):

PHP, Python, RHTML, JavaScript, Smarty, Mason, Node.js, XBL, Tcl, HTML, HTML5, TemplateToolkit, XUL, Django, Perl, Ruby, Python3.

安裝,Package Install 搜 SublimeCodeIntel 就有了。說明什麼的在Readme上就有。

安裝後個別需要特殊環境變數的,就改這裡 ~/.codeintel/config 或 project_root/.codeintel/config,拓展目錄就拓展好了。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
  "Python": {
    "python": '/usr/bin/python',
    "pythonExtraPaths": ["/Users/YourUsername/PythonPath"]
  },
  "Python3": {
    "python": '/usr/bin/python3',
    "pythonExtraPaths": ["/Users/YourUsername/Python3Path"]
  }
}

另外,在OSX下有一個alt按鍵衝突(alt本是可以用於多選的逆天功能),可以去修改 Packages/SublimeCodeIntel/Default (OSX).sublime-mousemap 中的alt為你喜歡的按鍵吧(當然也可以無視這個),例如ctrl之類的。

未來5年內會發生什麼?

主題開始之前,想想5年前是什麼樣子,要知道,5年前是2007年,奧運會都還沒在北京召開的時候。不過呢,幸好那時候我已經有微博(飯否和Twitter)了,方便回憶起5年前的世界。

5年前,高二,用的手機是諾基亞9300,筆記本裝 Magic Linux 以支持國貨,上抓蝦,最喜歡玩的頁游是 Travian,用松下Lumix傻瓜相機,個人博客還是30人合租的一台win2003系統支撐… 打住。

以此做對比,不難發現這個世界5年變化的平均速率是多大。畢竟世界進程大體上還是線性的,所以這個速率對大陸應該也同樣適用。

那麼5年內會發生什麼呢?

鄙人的臆測啦:

  • 3D打印白菜價
  • 出現一款流行的VR網遊(嗯,像「刀劍神域」那樣),頭盔價格也很平民
  • 個人計算機無盤化,所有信息存放在雲端。登入賬戶就自動同步,可以直接像操作現在的界面一樣使用,不帶延遲。
  • 世界範圍的ID實名制或中心化。
  • 語音輸入為主導。
  • Facebook 不改版就消亡。
  • 超流行虛擬辦公室。
  • 瀏覽器整合類似openid的東西,多數網站不需要註冊直接識別瀏覽器內實名ID就可以直接識別使用。
  • 光場相機常態化,可能整合到手持終端。
  • 電動小型車流行,充電時間1分鐘以內,充電樁遍佈世界。
  • 家家都有自備發電電源(Energy Server)。
  • 吃的全是轉基因。

好吧就說到這裡了。 真相是我失眠了一晚上沒睡著,繼續躺。

2012終了

時間過得特別快,又是一年一度填坑/挖坑時節了。

變化,摸棱兩可,可怖而又讓人期待的字眼。

2012 如果說改變了什麼,那就是什麼都沒有改變,似乎進入了一個變態的循環期一樣,並不是上一年的忙碌和奮斗的延續,而是迷茫的延續。看著去年的,還以為 2012 會變得非常賣座呢,事實證明果然不是如此。

經過了許多突如其來的變遷確實不是很好受。

不如做一個列表好了,印象中今年大概是幹了這些事情:

  1. 拿到了駕照。
  2. 換了一份糟糕的工作。
  3. 去了兩個沒有踏足過的城市。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2012年實在讓人心力交瘁,一事無成。

其他方面雖然都有提升但是都非常微弱且相當不穩定,而正是由於這種不穩定的因素導致出現了最大的問題,各種焦慮。

焦慮症在下半年開始凸顯並且越來越嚴重,直到無法正常入睡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樣下去一定是不行的,如何才能擺脫當前的困境比什麼都重要,生命就跟蠟燭一樣慢慢融化蒸騰消失,總不能在蠟用完之前就被燭淚埋沒了火焰呀。我選擇去朋友家單獨睡了一天,跟幾個好朋友,好老師,好醫生聊聊天,什麼都不想。這才讓癥狀減輕了不少。但是焦慮的情緒仍然困擾,我也並不好怨天尤人,最後所抱怨和煩惱的都是自己而已。

分層世界3 - 單刷和社區

這都是些什麼啊?

關於單刷,單刷指的其實是草根獨立開發者或草根團隊,而社區就是各種獨立開發者所依賴的開發陣營,從 App Store 、 Google Play 、 Xbox 到 PSN 再到 Facebook Developers 、 Renren Open Platform 都不限。角度也不僅限于開發者,可適度延伸到任何領域。我僅在這裡嘗試表達一下自己的體會吧。

已經熟知的老繭

重提舊話,互聯網社區帶給整個生態帶來了一個巨大的變化,熟悉和不熟悉的,分享信息和獲取信息的,都被擠在由壟斷構成的單一網絡社區中,被聚攏成為流量。進而維持這一生態的,是他們所推崇的開發者介面。開始時候,個別單刷人實現了這個來自互聯網的美國夢,變成了頂尖人士,像XX農場、憤怒的小鳥、水果忍著之類的,早起利用平台開始推廣的人挖到了這個深似海的金礦。

於是越來越多的單刷人士認識到這是一塊“金礦”,並加入到這個看似獨立的陣營,有意或無意的。

藉由這一生態,這些少數的社區成功地讓全世界的單刷人為他們免費打工,甚至為打入這一生態,甚至還需要付一些費用以維持其介面的可用性。

此刻的用戶本身,或許過著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美好時代,几乎任何東西都是免費的,但同時他們是從未有過的被利用著:單刷人為了在短時期獲得大量的用戶使用他們的產品才付費購買介面,或者說,租用對用戶的使用權、掌控權、展示權。

接著說

這個作為出租人口角色的互聯網社區比從前的人口買賣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個段位。此時互聯網社區是兩方受益的情況,自行更新當然不如全世界玩單刷的人打怪打得更快了,加上快速更新會讓用戶過得很爽,自己還能收一些場地使用費,人多了廣告費就更多了,用戶本身可以有眾多的免費或條件免費的服務選擇,使得整個環境經營得其樂融融。

此時商人們看到了這一碉堡的商業模式和契機,於是投資各種單刷人,接著這類社區開始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當然結果很明確了,什麼叫用戶,用戶就是意識行動的個人,不能算作概率行動的流水,它當然不會流向一個剛出現的相似社區,而是會因為身邊的推動到一個人口最多的社區,強者愈強。

但是另一方面,單刷人的角色卻變得越來越尷尬了。一方面要討好用戶,另一方面還受到同行單刷或來自公司的競爭壓力。因為吃力不討好而弄得身心疲憊,欠債,甚至自殺的都有。而各社區在這時候開始扮演保姆角色,一方面開始包養頂尖單刷人,而落下的單刷人就越來越難做。

現狀

人是有惰性的,ID這個作為個人身份識別而出現的東西,沒有人喜歡一而再再而三的註冊,於是它在這個時候發揮了它前所未有的潛力:阻止新社區的誕生。

一個簡單的例子:通過搜索引擎找到一些好東西,一個連接提示需要註冊才能使用,而另一個可以通過QQ登陸|sina登陸|Google賬戶登陸,就可以查看了。

單刷人倒是想獨立,在這個時候也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只能投靠某個社區或全部社區,提供公共介面授權登陸的方式向用戶取得授權認證。

(這些社區包括但不侷限于 Google ID, Facebook ID, Twitter ID, QQ ID, Sina ID, Alipay ID, Game Center)

未來

這是一個拓展路線,世界線可以從以下任何一條或同時經過,當然了,這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這些都是積極的導向,而不能如此消極的看待這些。

不如剝離一下 ID 的本質。他在單刷人眼裡不過是一個可持續提供服務的句柄。可由任何形式組成,而以上提供的實際為折中登陸的方式。而如何持續提供服務才是服務的精髓。

瀏覽器廠商相對於社區而言,本身是基礎設施的形勢存在的,瀏覽器本身也更接近用戶。當然,現在具有前瞻性的公司,已經開始開發瀏覽器佈局了。而瀏覽器在使用的時候,只要跟瀏覽器的公司註冊一個賬戶,它就可以提供任何服務。

據我所知目前整合生態最高的是 Google Chrome,果然是一家前瞻性強大的面向未來的公司啊。

而對於獨立開發者而言,只需對瀏覽器上附屬的 ID 進行辨認,不必進行任何的註冊或通過社區登陸。而社區本身也會被瀏覽器進行 ID 辨認。這就是新“神”降臨的時候。瀏覽器可以通過一系列措施對社區進行“飼養”。而通過社區統一的大用戶群,在經過時間的淘汰後會慢慢“脫離”社區而進入統一的瀏覽器公司提供的 ID 辨識。

那這個世界將會大不一樣。Google 所整合的 Google Driver 已經提供了基礎的存儲設施,在龐大的應用群體下,軟件生態也會慢慢發生變化,從單刷人的自費存儲晉陞為更便宜和實惠,甚至免費的瀏覽器廠商的基于ID的存儲模式。作為單刷人只要提供處理軟件就可以了,單刷人甚至不用為自己的伺服器掏錢,生態公司會給你提供的。

重要的是這個龐大的生物圈已經漸漸部署中。而依賴的,正是人性,與生俱來。

你真的無法接受這個設定嗎?

2011年終

哈嘍,終於有理由更新一下博客了,各種微博占了信息發佈平台,博客應該就成了總結性質的存在了吧,反正 Timeline 都是如此,沒有特殊事件,博客就沒有重複事件的必要。(啊,完美的難產藉口)

在這一天,相比喜悅,不情願的心境似乎占了絕大多數,總而言之,不管是多麼的不願意,但2011年還是這麼過去了。

2011年,我做的事情並不少,埋頭苦幹,也不像是前幾年那樣,明明這年過完了,好像是轉眼間的一樣,因為事實上確實很充實,也很累,既然很累,時間過得自然就長了。

我們期待在完成一個秘密中的 「Big Thing」 的時候,結果因為實在太Big而削減需求。

毫無前景的感覺很可怕,就好像掉入黑洞一樣,出不來,也永遠掉不進去。因為太多的不確定性,讓這一切變得越來越混亂和毫無效率。

最後因為家庭,壓力還有毫無前景的情況下而放棄,說起來是個無比可悲的事情。這明明是開發到最後階段了。

然後呢,使用殘餘的技術積累完成了一個相對小的東西:VPNST。也算唯一一個在正常跑的項目,到目前為止連續運行了4個月。

然後我找了一個工作。

現在在這家公司,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想要的,在這裡能做到什麼程度。倒是遇到了一些不錯的人,很熱心。

心境起了不少的變化,我越來越覺得2012這年會發生的事情應該不亞於夏娃吃掉了智慧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