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弟弟驚喜

弟弟真的是善良的物種。
會在我生日的時候給我買生日蛋糕,對於通常經常忘記自己生日的我,我很容易被感動。
有弟弟,真是幸福啊。
所以,一定要給他一個耶誕surprise,用善良的東西製作的善良的禮物最好不過了。

這麼晚了弟弟還在打電動,唉,他除了宅了一些,別的都很不錯,也很有心。
例如每到朋友生日的時候,過節的時候,都會給他們在網上挑選一個電子禮物,精心寫上一句祝福,
設定好時間點擊發送。

不過我是老人了,比較喜歡能抓得住的東西。
於是我就有了打算。

平安夜晚,我們吃完了耶誕大餐,
我在最後一杯紅酒上給他放了安眠藥和強鎮靜劑,劑量不大不小,
能讓他熟睡,又不至于被輕微的疼痛痛醒。
他就這樣安靜地睡下了。

掀開弟弟的被子,弟弟喜歡裸睡,
」好白哦。」 我不由有些驚嘆,明知道不會吵醒他但心裡還是有一點緊張。
拿出準備好的麻醉劑,進行膝蓋周圍20厘米的局部麻醉注射。
注射要非常小心,畢竟在注射的時候也是會疼痛的,我挑選了非常小頭的針,
在最薄的皮膚上,挑選了一個毛孔,刺進去。
調整手錶時間,等待麻醉生效,弟弟還在甜美地睡著。

我得說明一下,我曾經是兒童外科醫生,孩子們都很喜歡我,因為我打針不會疼。
這真讓人鬱悶,醫生跟小孩子開開玩笑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麼奇怪的,
傑克遜有錢抵抗訴訟,我可沒有,於是我被迫免職了,
我覺得這肯定隱藏了政治鬥爭。
可憐了小孩子,沒有會打針不疼的醫生叔叔了。

弟弟的皮膚好白,渾身都白,連膝蓋都是白皙皙的,
雖然有點不忍,但為了禮物...
我在他的膝蓋上方開了個小口,手術刀到底是抓過的,恰到好處。

韌帶連著膝蓋骨長著,這有些麻煩,因為有彈性,搞不好剪掉一邊之後滑到令一邊了。
固定好那顆可愛的小膝蓋骨後,就開始清理韌帶了。
一邊剪著一邊聽到」唰唰唰」的聲音,我還不能太陶醉。
取出,縫好,手術完成。
然後進行一些包紮之類的,沒流多少血。

我看著手上取出的膝蓋骨,大小正合標準的倒三角,上寬下窄的。
別愣著,飛奔進實驗室。
陶土加工,打磨,拋光,然後放進烤箱,上色。
經過一晚上的工作,禮物製作完成了。

一個心型弔墜。

回到弟弟的臥室,把代表善良的弔墜放到床頭的耶誕襪裡,
看著他溫馨熟睡的樣子,他一定會喜歡我的禮物。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jet's Notepa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jet's Note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