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氣

一大早就被樓下的吆喝聲,太極拳音樂什麼的吵醒。
在床上捂著耳朵將近2個小時,受不了了,洗漱洗漱穿了crocs直接就要下樓上班。

他怎麼也這麼早,昨晚醉醺醺鬧了一晚上。
他是住我樓下的鄰居,這個暴力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每天晚上喝完酒回家,起初是他老婆不開門就把他鎖在外邊,他就一直在外面嚷嚷,撞門。
直到去年還把他老婆的手給搞斷了,據說還捅被了幾刀。
於是他老婆搬到娘家住,這樣的結果是,他一個人喝酒喝得更凶。
有時候一直鬧到早上,也不關門,弄得我們這些上班族根本不敢下樓,
生怕被抓到也被暴力對待。
真是不得安寧啊,平時一個多好的人,怎麼喝酒就這樣了。
整棟樓都忍受著他,誰敢惹酒鬼,而且還是個當差的。

暴力男的鑰匙就插在門鎖上。
於是好奇心的驅使沒有讓我追上他,或者說我根本不想馬上還他。

打開他家房門,第一眼看到的是對面牆上掛著的婚紗照,顯然經過幾次修修補補,
相框已經不是玻璃材質,換成了塑料材質。
以前他家的茶具什麼的都消失了,茶几上擺放的不是塑料杯就是鋼杯,
五顏六色的,挺滑稽。

客廳沒有電視,
確實沒有任何東西能經得起一個酒鬼的摧殘啊。
換上他的拖鞋,進去繼續觀賞。

打開冰箱,全是酒。
洗衣機蒙上灰塵,估計衣服什麼的都送乾洗呢吧。
衣櫃堆滿衣服,床上也有衣服。

陽台像是垃圾房一樣,沒有植物,全是垃圾,酒瓶,飯盒,還有各種塑料。
整個屋子真的除了酒瓶全是摔不壞的東西,
事實上在整個屋,除了那張結婚照,沒有任何觀賞性的東西存在了。
像是一個塑料與瓶子之家。

唉。
在陽台,隨手拿起一個酒瓶子,
斜著放在防盜網間隙之間,不至于掉下去,
關好門,插好鑰匙。

換鞋,上班。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Note by Jet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Note by 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