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噴泉

記得那次在巴塞羅那,音樂噴泉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宏大」,「壯麗」這種形容山川和極權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噴泉的美麗,因為前者是無聲的,
而後者的狂野展現的另一種色彩,以至于在閉幕後造成了短暫的失聰。
回來之後,我發誓一定要讓弟弟看到這一切。

我把封塵已久演唱機的抬出來,拿了一張巴哈黑膠放上去,調小了燈光。
這比現場要好,現場人多,而弟弟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我還拿出了紅酒,這應該對觀賞效果比較有幫助。

把弟弟叫了過來,坐在沙發上,我拿著爆米花。
「我知道那很詭異,但你還是過來吧。今天,我們看噴泉。」

弟弟有點猶豫但還是坐下了。
「噴泉在哪兒?」
「閉上眼睛。」
他閉上眼睛。此時播放的是《D小調觸技曲與賦格曲》。
「沒聽到噴泉,倒是好像有死神向我走來。」
「喝點紅酒吧。看清楚一些。」
紅酒是不能「乾杯」的,弟弟是學藝術的,他明白這一點。
我看著他,拿著杯腳,優雅地搖晃著酒杯,細緻品味這20年的一切。

他不大能喝酒,紅酒都能臉紅。
「看到了麼?」我問他,此時播放的是《布藍登堡協奏曲》。
「有那麼一些感覺,但還是什麼都沒看到啊。」 他的呼吸有些跟上節奏了。
「很快就能看到了。閉上眼睛,感受,你在一個大場景,周圍卻沒有人,只有音樂和泉湧。泉湧速度會越來越快。」

弟弟在感受他的泉湧,弟弟很專心。
曲目跳到了《古鋼琴協奏曲第三樂章》。
「我看到了,我看到一些了。」
他還是沒注意到我的動作,但他的呼吸正在急促。
心臟也是一樣吧,要感謝紅酒。

曲目跳到2分55秒。
我拿出陶瓷刀,把弟弟的頭快速割了下來,放到旁邊的桌子上。
弟弟的心臟擠壓血液的速度達到了最快,
他睜開了眼睛,噴泉跟著音樂節奏,滿天飛舞,吱聲蓋過了音響。

他一定看到了這一切,
因為,他閉上了眼睛,繼續體驗噴泉所帶來的宏大和壯麗。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VOID IF TAMPERE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VOID IF TAMP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