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心砰砰直跳,越跳越快。
我甚至不知道以我的年紀是不是能繼續持續這樣的心臟彈跳超過一秒鐘!
酸楚遍佈了全身,還好還活著,還能看著她。

可她,
只有十二歲啊。
我買了顆棒棒糖,以老舊的劇情來講,叔叔的第一個禮物,通常都是棒棒糖吧。
嘗試性地接觸之後,她也逐漸大膽了起來。
拍我的頭,已經笑嘻嘻開始舔糖了。

後面的日子,我很開心,但為了更開心,我通常會把自己變得並不惹人喜愛。
自從我在數年前習慣了這種感覺之後,進而慢慢地,我愛上了這種感覺。

而她正逐漸滿足我,把我的生活變得跟天堂一樣。
我獨創了各種花樣和玩法,把自己進入到想死卻死不去的境地,那種說不出來的快感。
或許啊,上一個人能體驗到的只有是耶穌了。

當然,最引以為傲的,是我眼睜睜看著她,用刀子刺進去,
分離出它們,取出其中的一隻,細心縫好。
然後在奶油和果凍的簇擁下,拿著餐刀,很珍惜地切成各種碎塊。
她甚至為碎塊各自取了名字。
然後,緩慢地,在歐式古典樂中,像在品嚐最上等的Beluga魚子醬一樣,用我準備的叉子,一個一個送進嘴裡。

後來我被通知升職,因為我的謙卑,要我面對各種向上的眼睛,要我站在上面,發號施令。
但我的初衷不是這樣。
我陷入了痛苦的境地,我想不出好的玩法,想不出來了。
而各種現實上的簇擁,讓我痛苦不堪,消沉,

而消沉帶來的,是更多眼睛,我的謙卑讓更多的人,對我產生了更大的敬畏感。
我不要這樣。

我瞞著她去到一個街頭畫廊,上面的每一副畫,都在給我新的靈感和創意,
在肉體上的折磨進而昇華最高層次的精神體驗。

我把她的照片遞給那個畫家。
這個人,除了頭髮長了一些,別的地方都很乾淨,確實有些難以置信。
我有些期待了。
就作為,送給她的十三歲生日禮物吧。

十三,真是一個讓人期待的年齡,這一切,或許,才剛剛開始呢。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jet's Notepa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jet's Note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