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師

我是個落迫的畫師。

自從5年前在美院畢業之後,一直像是個流浪漢一樣,奔走在各個城市,為各式各樣的人設計各種造型。
當然,是畫中的造型。

「你看看我們兩,畫一個合影兒吧。」
起初我以為來的兩個人,撥開頭髮才發現,來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不高,一米六上下的樣子。
他手上拿著一張照片。
我接過了照片,看著照片上的女孩子,職業性地開始在腦中描繪著。

我讓他在前面椅子前坐下,畫架上夾好照片,就是這樣開始了準備工作。
並承諾在接著的30分鐘內就能搞定。

「這是您女兒吧?」 為了緩和空氣中的沉悶,我一向以二人的關係作為突破口開始閒談。
「不是。」 從他臉上很清楚地看出,他有些得意。
「哦?」我假裝驚訝,因為簡直用腳指頭都能想明白,照片中的女孩和這個男人沒有一絲基因上的連貫性存在。

閒談就這樣結束了,短短的三句,我已經明白了客人的所有心思。
五年的從業經驗,讓我對任何的角色把握得精準到位。已經開始畫了。
照片很真實記錄了那一刻,她穿著米色,坐在餐桌前對著鏡頭擺出可愛的姿勢。

30分鐘過去,我一手捏著畫的一角站起來,一邊取下相片,沒有看客人一眼。
「畫好了。定價權在你。哦,如果需要像框,需要多付12美元。」 我對自己的作品一向很自信。
她穿著米色,餐桌上放著一把餐刀和一把鎚子。
哦,還有個禿頂的蓋子。
桌下的男人微笑著。

他付了62美元。
今天收入不錯。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jet's Notepa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jet's Note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