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work

題目是一本書的名字,其中的內容和現在的情況是多麼的相輔相成。我想每個例子背後都有類似的經驗或教訓吧。或許這條路走下去的,都是突破了其中的各個關卡活下來的。

Long lists are guilt trips. The longer the list of unfinished items, the worse you feel about it. And at a certain point, you just stop looking at it because it makes you feel bad. Then you stress out and the whole thing turns into a big mess.

當我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几乎哭了出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心理在吶喊,可怎麼辦呢?放棄?艱苦維持?還是選擇另一種更為簡潔的方式解決問題?而這是什麼方式?有折衷嗎?

現在遇到的問題可不是這種單純問題,而是本身團隊內部產生了一些不可預料的事情,如父母的“為你好”干預,過晚的盈利預期。這些產生的一切都會讓整個合作氛圍崩潰瓦解。現在唯一能產生安慰的是沒有過早的財政投入,儘管投入的時間很多,我希望那是值得的。

而接下來應該幹什麼?我能幹什麼?我想應該有很多事情幹,但究竟要幹什麼呢?

我買回一些洋酒一邊喝一邊想一邊翻書。此時我的眼前就像看到一堆擠滿容器的卵狀物,我被擠壓得沒有剩下一絲生存空間,毋須有的密集物恐懼癥狀出現,嘔吐的慾望也接踵而至。

我居然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盲目總會產生這樣或那樣的幻覺。現在醒了麼?看起來並不是如此,我仍然活在那。在醉酒後唯一腦中遊蕩的幽魂還在不停吟唱。好兄弟帶我走吧。

我知道我不是固執的人,我知道我不會因為簡單的原因而放棄手中的事情,我知道這一切的積累都不是夢,但如何輕言到就一句氣言就下決定的境地?

拆分,細化?又談何容易。這種痛苦和割肉沒什麼區別。

Big decisions are hard to make and hard to change. And once you make one, the tendency is to continue believing you made the right decision, even if you didn't. You stop being objective.

Once ego and pride are on the line, you can't change your mind without looking bad. The desire to save face trumps the desire to make the right call. And then there's inertia too: The more steam you put into going in one direction, the harder it is to change course.

我確實捆在抉擇的圓環中,無法乾淨利落,每次都是困難。

但是既然困難,為什麼還要去決定?「Say no by default!!」

我們都是這樣。這一切產生也許也是家庭因素的問題,每天遭受父母的是鄙視和羅唆,每天都是如此,就如同敗家和啃老的人一樣。不過在另一個角度看確實在啃老,那怎麼辦呢?找工作?

或許真的應該找個穩定收入的行當先做著,不管是什麼,有穩定的貿易順差總不至于面子上過不去?是吧?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VOID IF TAMPERE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VOID IF TAMP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