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免傷感

當我意識到自己並不是一個反應快速的人。

這一切都「歸功于」對一切事務都報以觀察的態度行事。

這使我很困惑,因為我不能完整的融入到一些集體或事物中去。我更喜愛單獨行動和黑箱操作,儘管知道這很不妥,但仍然不喜歡一群人幹一些事情,因為這完全違背效率和擁有搶功嫌疑。而且被矚目的感覺很難受。

可是在生活和工作的雙重壓力,於是不得不妥協,或者對內心也有一些被煎熬的東西也浮現出來。其實我是可以更熱情一些的。待人好一些,自己就感覺就更開心了,何況我一向是守信之人。

於是拒絕之聲開始減少,開始嘗試熱情接待和談話。可是對同齡人的溝通仍然十分困難,為什麼對80中期前和94年後的人反而更能聊神而且深入一些,而87-93這段時間出生的人是如此的溝通困難。這完全是不能也不好解釋的事情。也罷,也只能怪自己的盆友圈子實在太分散了。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jet's Notepa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jet's Note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