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系統 二

所有衍生出來的東西,包括人自己,都是系統之下的產品,是可交換的。

而實際上,系統是一個大整體,整體之下唯一的依託,是真理。真理是不能被定義的,也就沒有誰誰的真理之說,沒有誰誰說的都是真理,因為真理的不可定義,所以任何人說的都不能被認定為真理。假設某人說的是真理,那真理之上的有構建系統,那麼這個人,就是神。因為神說的一切都會被現實實現。但現實中不會出現這樣的人,除了真理以外都是無絕對的衍生,包括你我,都是被真理所衍生的系統的子系統的子系統,都是萬億個子系統之中的一個。

人,一個愚蠢的物種,在靠其無限的想象力中,發明出各種各樣的定式,各種各樣的系統,和子系統,於是開始糾結于這一切。愚蠢的人類總是喜歡衡量和比較的。前面說的貨幣系統,貨幣的唯一作用就在於衡量事物與事物,事物與非事物,系統和系統,系統與非系統之間的關係。它是一個中間件。這種中間件構成的系統作為每個人的依託,於是人被構建在一個可被衡量的和諧社會中去。但作為中間件的作用也就是中間件。但世界上如此多的中間件,人們之間需要交換價值,於是出現了中間件和中間件之間的中間件,國際貨幣,關於這個東西,這裡先暫且不談。

就像普通話和方言關係一樣,你我出生在不同的方言地區,我們如果只會方言則無法溝通,於是出現了官方語言,普通話。而中間件的作用也只能作用於此。

但愚蠢的人類用其偉大的想象力再次提升了這個作為中間件的存在價值,量化物質。世界上存在許許多多的量,長度,溫度,力度,勞動力,時間等等,長度和溫度可觀測的量,有工具可以很容易地量化之,但一些無法直接量化的,如勞動力,不同貨物之間的對等關係,這些量的存在在本質上無法統一。但貨幣做到了。不得不再次感慨這是個偉大的系統架構,任何基于架構之上的事物都可以被順利地進行等價或不等價地交換,就像勞動力=貨幣=蘋果,一斤香蕉=貨幣=一個西瓜等這樣的等式,讓人們可以交換他們所能交換的所有東西。前提是,把知道交換成通用公認的貨幣。

貨幣偉大之處就在與此,可以無形地轉換它能轉換的所有事物,甚至量化人力。其直接出現的結果,就是買賣關係,有了買賣關係就有僱傭關係,有僱傭關係就要更好的管理工具,其衍生出來的就是金融產品,如證券,權證,期貨,外匯,甚至股指期貨,這樣無實質轉化力度的產品出現。形成一個產業鏈條,加速勞動力的發展,從而出現工廠區,交易區,金融城市,如香港,這樣的完全無實業生產力支撐的存在。而工廠世界的存在,也就是世界工廠的存在的唯一理由,是金融世界的產生,如美國,而世界工廠唯一能做的,就是貢獻勞動力,獲得所謂對等比值的貨幣。最後自己也發展成金融世界,然後繼續壓榨第三工廠世界。這是後話。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jet's Notepa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jet's Notep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