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

已經第二次了。進入了瀕死前的焦慮狀態。在夢中哭著喊著。Jetsanix是怕死的,是無知的。世界在一瞬間崩塌,紅的,綠的,黑的,一瞬間充斥著整個腦袋。
恐慌和焦慮,在剎那間擴散,Jetsanix驚醒了。
Jetsanix的臥室晚上可以全黑,Jetsanix迷茫地看著周圍,跟身臨地獄一般。
慌亂的爬起身,打開身旁的檯燈,一切又光明了起來。冒著虛汗打開顯示器,打著這篇文字。

夢呢?現實呢?是不是已經無法區分了?如果夢在瞬間破碎,是否還會繼續維持生命體徵?
Jetsanix已經無法估計這些後果了,只能拖著身子走下去,幹下去。
Jetsanix實際上是不迷茫的,卻又自知無比的無知,充滿著缺陷。
遺憾無法作為一個完人,這是理想主義的悲哀。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VOID IF TAMPERED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VOID IF TAMP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