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志]惡魔遊樂園

整理了一下思路最後還是下筆了。

我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很陽光的遊樂園,那一般的娛樂設施,例如摩天輪、水上樂園、噴水池、過山車都有。與城市遊樂園不同, 它整個地面都是草地,沒有公路也沒有地板,整個是沒有邊界的,也就是那些娛樂設施看的到但無限遠(夢裡是這樣的了),也就是不能去乘坐。

整個場景就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往前走。走著走著就看到前面有人(地球是圓的,當然要走啊走才能看到前面有人),然後往上看,是一座無限高的古堡。整個古堡是灰色的。居然看起來跟漫畫一樣的材質。很多人不知道幹什麼,反正就擁擠在那。我好奇,過去打聽,他們說這是一個新設施,玩的魔鬼一樣的遊戲呢。至今過關的人屈指可數,沒過的人被認為是懦夫,從屎堆裡爬出來的人。我起初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我看到漫畫材質的那一刻起,我已經意識到這是在做夢了。我實在是好奇玩下去並且記錄下整個過程。跟著他們走了下去。

看到一群人在圍觀一個東西,對這它指指點點,有的搖頭有的點頭。我就湊過去了。結果踏入古堡那一剎那,身後的門突然不見,直接關掉了。原來是這樣的,外面的人可以看到裡面,可以進去,進去後就出不來了,只能通關,或者選擇一種方式退出遊戲。還不知道退出方式,於是看著第一關。那些人圍觀的是第一關。聽他們討論,一人只能答一題,正確的自動通關,當前題目直接切換為另一題。(於是這麼多圍觀,因為每次有人剛要解出題目,總有令一個人比他迅速的想到了答案,那個人過關了,他又開始面臨一個新的問題,身旁似乎還有一副白骨,據說這是一輩子都沒有揭開題目的人,汗死我了)

我去圍觀的那個題,是一個錯綜複雜的串列電路,串列電路上有好幾個缺口,旁邊放著五連六色的連通器。連通器件做的很可愛,真的是卡通的樣子,卻是透明的。一目了然可以知道這是個單向電阻,然後形形色色的有很多其它的器件。我在想,一個個試不就行了?不過這些選擇。。。。大概組合幾百年都不可能組合出來。。我看了看,明白了,看起來錯綜複雜,其實其中的交叉路口居然他媽的是碰在一起而且是導電的。然後分解出其實只是一個巨大的簡單電路,既一個電池一條導線然後一個燈泡。然後拿了那些連通期間一個一個安上去就是了。把它們組合上去之後我傻眼了,全部在發亮,然後隱隱約約貌似組成了Great Fuck Wall的頭三個字母。。看來Great Fuck Wall真的是無處不在。。就這樣,周圍的場景就消失了。第一關過了。….

我出現在一個階梯,寂寞和寒冷的感覺油然而生。階梯螺旋形向上,看起來是無限高的,當然無限高啊,古堡本身就是無限高的。不是讓我一直網上走吧!?反正是夢境,我也不管了,就走吧,走啊走,算了不用走的用飛的(這是一種控夢技巧)。不行啊,這個貌似不大對徑。場景重複了。沒錯,一定不對,好像飛來飛去都是這塊地方。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停了下來。然後原本的磚塊突然在移動,然後形成一個門,進去後上面寫著貌似是後悔門。我走了進去。上面有幾副畫,大概告訴我如何出去的。我忽然恍然大悟明白外面的人為什麼說進去出不來了,出來的都是從屎堆裡邊爬出來的懦夫。那些畫大概說的是,第一步是找到腐肉,這到處到處都是腐肉。第二步是打開腐肉,裡面都是蛆肉,就是那些完全爛掉的肉泥。第三步是鑽進去,直到鑽出古堡。看來這是遊戲中後悔的唯一辦法。我看看那些肉真的太噁心了,有些露著骨頭,但還好看不到腦袋,還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甚至是人類的。越想越恐怖,還是別出去了。可有什麼辦法呢。用走的吧,可能飛行是一種作弊。

走著走著,還是不對境。又回來了剛纔的後悔門。然後我抓狂了。挖槽,逼我往腐肉裡鑽啊。然後我開始認真看這個周圍。認真到輕輕觸摸磚牆,仔細看紋路,也許整個場景就是一道迷題呢。磚牆的材質是反光的淺青色,就是魔法水滴的表徵圖的那種顏色。慢慢的看,然後發現有一個磚牆會隨著的我手指而移動,就像iPhone的手指觸控一樣。

然後我把它拉大,慢慢的發現這些紋路其實是一篇小字:“懦夫,走進門前穿過腐肉的那群膽小鬼。他們只會成為蒼蠅的午餐。噢我的朋友,你是我螺旋形階梯的第三位客人,可惜第二位已經死了。在無限的循環中死去。而它已經作為死亡的身體,只能在這無限的螺旋中空永遠的作自由落體。作為第二位尊貴,它的身體將永遠不會腐朽。你身處的是一個平行空間,你會注意到你只有一個人,而其它人碰到的也許是另一個問題,所以不要抱怨,你是第三個進入階梯的人,將會得到我的祝福。”

什麼?就這樣?難道要我也變成那個尊貴的屍體麼。看來有些意思。想了一會兒我注意到了這行字:“而它已經作為死亡的身體,只能在這無限的螺旋中空永遠的作自由落體。”死亡是身體是永遠。我試試吧,我還活著。接著就跳下去了。我知道我在做夢,無所顧忌。果然,下面是黑暗的,但突然明亮了,我努力控制著下落的速度,不至于掉下去太疼了(做夢也會疼的)。我落到了一個“陽光明媚”的地方。第二關。就這麼過了。身邊又是一堆骸骨。果然都是摔死的。看來不會飛的還會摔死,日。

其實這是一個封閉空間,只是無限高罷了,跟進門的時候一樣,迴路又被封死了。這裡到處都是粉紅色,滿地的毛絨玩具,還有一個小床,那堆骸骨是被掃到角落很不協調。然後我透著窗戶看到一堆人。居然是我們班的同學。xL注意到我了,在對我笑。但是聽不到聲音。他在那手舞足蹈,貌似讓我過去。可我怎麼過去啊。什麼?我們班全班都過去了就剩我了?日啊。然後身邊又出現了後悔門。上面一堆腐肉的味道吸引著我… 看看怎麼過去吧。我拿起鎯頭(我都不知道哪兒來的鎯頭)猛敲玻璃。玻璃紋絲不動,鎯頭碎了。

忽然又出現一道門,門的外框很像牙膏一樣的材質,就像融化了的門框,白色的陶瓷,沒錯,看上去就跟卡通浴缸一樣。上面有一個鏡子,過我沒自己觀察,走了進去。進去之後發現一群人在講日語,我聽不懂。身邊有一個售票模樣的年輕人,也是講日語。嘰裡呱啦不知道講什麼東西,然後給我一個本子,指指另一面玻璃。我看著本子,很有意思,上面是拉丁文和日語的結合,當然不知道寫的什麼,不過根據售票人的指示我似乎應該網那扇窗戶走。我走過去了,透著窗戶看到一個白色的超胖而且又大又醜陋的怪物。在和一個看起來很瘦的勇士打架。是打架不是搏鬥。

那個笨重的傢伙看起來很強悍,三兩下把那人的血肉橫飛,死了。好像我要跟他,決鬥?剛纔不是在打架麼,突然就死了。

結果我沒打。直接衝了過去。穿過了他的龐大身軀之後掏出聖光十字劍直接砍他腦袋。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我感覺自己的腦袋突然嗡的一聲,你可以想象大力吹銀元的時候發出的聲響。突然眼前一黑,後腦發生了撞擊。

“什麼?反彈?”

攻擊被反彈了。這還怎麼打。MLGBD。“毛啊,不過是個夢而已,挺好玩的。” (剛纔那句不知道誰說的非常詭異。大概現實中的身體隨著移動撞到床板了,還好沒醒來。)

我開始沮喪了,想讓自己醒來,不玩兒了,神經病麼。結果怎麼折騰就是醒不來,就像現實被堵住了一堵牆,困在夢裡不能出來了。“好像有點窒息。” 居然開始感到呼吸困難。完了,難道?…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Note by Jet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Note by 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