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毀無效
1679 words
https://git.jettsang.com@jetsanix

📷 杭州西湖行[2] 靈隱寺景區

杭州西湖景區內的靈隱寺歷史久遠,摘錄一段維基百科中的介紹:

靈隱寺創建於東晉咸和元年(326年),距今已有1670多年歷史。印度僧人慧理來到中國傳教,後因此處景色奇幽,以為是「仙靈所隱」,就在當地建立寺院,取名為「靈隱」。

五代時吳越國王錢俶篤信佛教,對靈隱寺的建設倍加關心。當時靈隱寺達到了九樓、十八閣、七十七殿堂、僧眾三千的規模,成為江南地區的佛教名剎。著名僧侶永明延壽、大慧宗杲、佛海慧遠等人,都曾擔任此寺的住持。傳說中的濟顛和尚也在此寺出家。

作為十大古剎之一,與普陀山(求子)齊名,靈隱寺是受過曹雪芹「認證」的求姻緣專業寺。在目前「高比例單身」的大背景下香火極旺,求助於東方神秘力量總是第一首選。

疫情?不存在的。

#1 飛來峰

來這邊的時候我並沒有查看瀏覽攻略,走進大門第一時間打開了 ingress,發現左邊有好多 portal,於是第一時間來到了飛來峰。

說是飛來峰,看名字以為需要走陡峭的路線,實際上是一片平地森林。

點綴有許多佛教造物。

洞窟的入口,有一批宋元石雕佛像。


#2 理公塔

靈隱寺開山祖師慧理埋骨之塔,杭州現存唯一明塔,於明萬曆18年重建,造像栩栩如生,解構樸實無華,站在那有感受時空的功效。

塔的附近都是一大批鑿刻在石頭裡的佛像。

附近有個小亭子可以稍作休息。

#3 靈隱寺本寺

遠觀正殿。

大雄寶殿內部釋迦摩尼佛像,目前是中國國內最大木雕佛像,很是壯觀。

旁邊的十八羅漢造像。

佛像的背面,大型彩塑群像「善財童子五十三參」。




無處不在的宣傳口「依法加強宗教事務管理 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其實是有階梯的,前一天走了四萬多步,今天走起來真的有些吃力,但還是走過來了。

📷 杭州西湖行[1] 環湖

杭州,浙江省省會,是傑克馬發跡的地方。它的絕大部分看起來與其它城市並沒有區別。

在到達杭州的當晚我跟計程車司機閒聊,這裡的計程車司機喜歡聊的話題讓人意外的,有點像北京計程車司機,喜歡自說自話 political issues,甚至直言這樣下去早晚「疶屎」,「天天修路不就是為了錢嗎」等反革命言論。卻總會在話題結束前表示「沒有辦法,這就是命」。

因為活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沒有拍下這位師傅的相片。

計程車內有錄音裝置,我很機智的沒有搭話,果斷的開啟了新的話題,比如「外地的鄉下人第一次來到了大城市杭州,有什麼地方值得遊玩呢?西湖?」

這位師傅表示自己是本地人並且絕對不會去西湖玩的,他們本地人會在週末拖家帶口去一個叫「湘湖」的地方。

感謝完司機下車,就到了吃飯的地方。

#1 淺嘗杭幫菜

在一個毫不起眼的「弄堂裡」的點的菜,對於非杭州人而言,我跟你保證:「杭州菜的口味跟眼睛看見的,是兩碼事。」


「神奇極致鹵雞爪」:就很鹹的醬油煮出來,沒有風味的雞爪。


「神奇糖煎麻糍」:這是唯一口眼同步的點心。


「神奇乾炸臭豆腐」:他們的臭豆腐,雖然聞起來很臭,我跟你講,吃起來也很臭哦。


「神奇江南糟三拼」:一樣是單純鹹臭拖把味的特殊風味。我不明白為什麼拖把的味道可以做菜。


「神奇炸雞翅」味道太淡。


「神奇年糕炒梭子蟹」


「上湯西蘭花」:起初我們對這道菜抱以極大的期待。入口的瞬間滑過味蕾,腦海裡飛速檢索吃過的所有關於「湯」的口味後,居然跳出了「404 Not Found」!

這道菜的風味,從來沒有在我的人生出現過。

上湯的顏色是由鹹鴨蛋黃和牛奶[?]調製而成。這不是我印象中的上湯,不知到底是弄堂裡重新定義了「上湯」,還是杭幫菜重新定義了「上湯」。

你可以在家很容易製作它的風味:

  1. 找一枚鹹鴨蛋並挖出蛋黃;
  2. 準備一升白開水並把蛋黃加入到白開水內瘋狂搖晃10秒。
  3. 喝吧。

這就是我杭州吃的第一頓印象。

#2 尋路西湖

中國的城市特點,就是每個城市都是平均化的沒有特點。在毫無特色的城市穿梭過後,在「鳳起路站」下車,再走到西湖景區。

路上發現一個美食城,而此時已經十一點多了,隨即用滷肉飯對付了一下,不敢吃本地特色菜了,順帶洗洗昨晚的胃。

剛走到入口即被這湖水吸引,從鬧市出來感受一陣恍惚,頓足良久。

#3 白沙堤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
宋·蘇軾《飲湖上初晴後雨》

吹著烟雨風走到斷橋殘雪,相當涼快,雨水打在臉上也就化開了,這雨不會把衣服打濕,還相當舒服。白沙堤把西湖分成了北裡湖和西湖,古代用白沙鋪就,用於蘊蓄湖水以灌溉農田。



#4 西泠印社

順著白堤一路走到底,一個不起眼的中式庭院引起了我的注意。似乎是一個相對冷門的地點。這是一個光緒年間由金石篆印愛好者們創建的社團。

初葉子銘、吳子隱、丁子仁、王子壽祺會集湖濱,慨然有感印學之將湮沒也,謀於西泠數峰閣之側,闢地若干弓,築茅三兩室。風瀟雨晦,樂石吉金。唯印是求,即以為社。社因地名,遂曰西泠。

出於對工匠社團發自內心的尊重與好奇,我踏入了這個庭院。庭院設計的相當細緻。有一個看起來像鳥居的牌坊。

建築群依山而建,鬧中取靜。



於1922年人工開鑿的小龍泓洞,上面刻有《小龍泓洞》,也是刻於1922年。

這是入口處的蓮池,養了好多錦鯉。

在最高處背對西湖口罩自拍。

#5 蘇堤

由蘇軾差遣20多萬人修得的蘇堤,現在已是柏油路面,下午三點半,有不少人在此地散步、慢跑。蘇堤很寬,中間可以行車,兩邊是極具觀賞性的步道。沿著河沿種的柳樹,隨著微風飄動,帶著西湖的涼氣,坐在邊上不一會兒就會開始打盹。

這個下午的蘇堤,真的是太適合睡覺了。




一隻蘇堤貓,不讓我靠近。

這時來了一隻野生的妹子,誰知靠近直接就翻肚子要摸摸。經鑑定,是一隻色貓。

西里湖方向竟然有人在泛舟,我們互相打了招呼。

#6 雙投橋

寓意忠貞不渝的不長的長橋(雙投橋),永遠是新人拍攝婚紗照的聖地。

觀塔坪這個區域,似乎也是觀看雷峰塔的最佳位置。到達這裡的時候雷峰塔還沒有開燈,正好看到了雷峰塔的開燈一刻。


自此環西湖行結束,腳已經走廢了。在最後的時候,我還想抱著希望租一艘電瓶船繞一個三潭印月,結果被告知游船需要2個人才可以。
🤷‍♂️,雖然很受傷,但也沒辦法了,就此作罷,下次再來吧。


要深度遊一次西湖景區,估計起碼需要5天。可以慢慢走,慢慢看,是個相當舒服的地方,什麼時候到西湖應該都沒有關係。過程中我有一種感覺,西湖意境上是杭州境內的飛地,它的畫風跟杭州其它地方是有一些區別的,她是延續千百年來的理想造物,十步一景毫不誇張。

當然,太多人的話還是會影響一些體驗,譬如走累了很難找到公園長椅。

我聽聞小雪遊歷了至少三次西湖,詢問了一番接下來還有什麼值得去的地方。
小雪表示「靈隱寺」值得去。

還是早些歇息吧,下文見。

超大型時間鉗形行動

即便做成銅像、終身榮譽頭銜甚至被鑿在石頭裡都可以被重新摧毀,你還相信那些所謂都古代遺跡是真實歷史嗎?

我是不信的,那都是些讓你看見的美好。

只要「回收」事件繼續存在,「不溯及既往原則」無意義。

因為任何人都無法預測未來,任何人現在做的事情在未來看來都可以被認為是「不道德」的。

使用現在的法條規範過去,未來的法條也可以溯及現在,未來時空的道德觀將會審判過往任何時空發生的任何事,於是任何人都無法避免被摧毀的命運,這是一切人針對一切人的大清洗。

又是工具

  1. 可被發明的工具遲早都要被發明。
  2. 被發明出的工具一定會被用盡潛力乃至於濫用。
  3. 濫用後一定會出現極端的你不願意看見的結果。

工具

每引入一個工具,並不總是意味著多一份方便。

相反,多一個工具意味著佔用更多地學習和維護成本,而這個維護工具的時間還是固定的在每天的有效工作時長中扣除。

你必須考慮當中的得失,以考慮是否需要引入。

恕我直言,絕大部分的工具就是一個讓領導者自我感官好的毒藥。

☸舟山普陀山還願行+夜遊寧波

位於中國浙江省舟山市的普陀山,中國佛教名山、觀音大士的道場,求子求財善男信女絡繹不絕,據說是地表漢傳佛教香客最多的聖地沒有之一。

此地作為婚後的第一個旅行目地,也有它的特殊的地方:夫人心心念念的還願和我的脱契之行。

日期

2020年8月29日,極限一日

DAY0: 启程/住宿 [寧波 > 舟山]

作為被資本家剝削的工薪階層,沒有恰飯的資本,假期是不存在的,只有週末的時間可以遊歷河山,於是時間安排的相當緊湊。加之深圳往返舟山普陀山機場的航班時間是沒有週末的,於是選擇了在最近的寧波櫟社國際機場落地再自駕往返。

無處不在「健康碼」,有趣的是,寧波有它自己的「甬行碼」,且業者們只認自己的 QR。是的,浙江省的健康碼,他們是不認的。

凌晨到了寧波,我是在神州租車租的車,老用戶了,租了輛最最便宜的手動朗逸,取車相當方便,車況相當不錯(可能手動檔的車子實在少人用)。

即刻從寧波機場直接驅車舟山東海青年旅舍,舟山境內出現了由「還願資本家」群體捐獻的「金燦燦高速公路」,讓我們嘖嘖稱奇。

花了兩個小時,到了青旅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青旅的主人把房卡留在吧檯自己睡了,不是旅遊季,加之疫情肆虐,青旅被我們包場了。

既然是包場,不來 COS 老闆娘嗎?

寫滿文字的文藝大黑板。

這是我們在這個青旅遇到的唯一活物:三色花貓老闆。
青旅的貓

這是一次神奇的住宿經歷,我們直到第二天離開青旅也沒見到其他人類生物。

DAY1 游玩 [朱家尖 > 普陀山]

睡到了早上10點起來,8月29日的舟山藍天白雲,也意味著炎熱。

普陀山沒有接壤大陸的橋樑,需要乘船。朱家尖碼頭建設了好幾處停車場,還有這種4層的超大型停車場,可謂從太空站肉眼可見的造物。

側面證明了茫茫多的善男信女在觀音大仕的普照下實現了階級跳躍。又聽聞普陀山旅遊早年IPO失敗又再度重啟的消息,如果就此上市,該商業模式可謂商教合一,達到真正的普渡眾生,何樂而不為呢。

提前祝福。

這條道遠眺朱家尖客運站,有布達拉宮的感覺。

說話間進船了,雖然是疫情期間,但無法阻止虔誠香客,戴著口罩也要來,人很滿。

老婆目的明確,就是來還願的,直入主題來到了普濟寺。

隨手拍老婆。

佛門勝地香火很旺,不少人出於對佛的虔誠自覺摘下了口罩,不敢多拍照片,找到了對應的菩薩還了願,任務完成。

匆匆瀏覽後出來看到一片蓮池很美,老婆拍了一張。

時間寶貴,仍舊目的明確,還得去南海觀音「辦事情」,距離一公里左右,然後從這個車站坐巴士去紫竹林車站,需要5塊錢。

路上看到看起來不錯的海岸。

看到遠處海里的山嗎?我們把鏡頭拉近,是不是很像一個躺著的人?這就是傳說中的「普陀山海上臥佛」!如果沒有感覺到請原地放棄,或許是你沒有佛緣。

驛站下車,拿到了一張很好看的地圖,來看看吧。

繼續走,就可以看到觀音大士巨象的側面,跟網圖比豪不誇張,祂真的很大!

正面看,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手上拿著的法輪,製作精良。

說到辦事,外婆是虔誠的居士,在我很小的時候,求菩薩保佑「上契觀音」(我媽一直很不滿她為什麼這樣做),因為我也並不是佛教徒,此前一直沒有機會看觀音媽,但好歹,還是得讓這個事情圓滿一些。這就有個機會,告訴祂:「乾兒子已經長大,謝謝一直以來的照顧了。」得以脫契。

從上往下看呢,是這樣的。

事情已辦妥,就慢慢往回走了。遠眺不肯去觀音廟長島(新羅礁)。

路上經過了沙灘,遠眺南海觀音,有一種孤寂感。

跟老婆玩了一會兒沙子。


就此瀏覽了6個小時,目的明確的只去了兩三個地方。末班渡輪在下午五點就要結束,我們在四點半溜了出來,肚子已經開始叫,既然在舟山,又正好海禁結束的日子,當然要吃梭子蟹。資訊了一個滿是職業旅行家的群,被推薦了「熊兄弟海鮮樓」。

挑了兩隻梭子蟹。

這就熟了,肉超多。

蔥爆蟶子

超肥石斑魚

吃完回頭看晚霞,隨手拍

品嚐完本地海產,就該回程了。又來到了「還願資本家」們的高速造景,總之有錢可以砸,就的確好看。

DAY1.5 夜遊寧波

寧波本身不在我們計劃之內的,可畢竟來都來了,不感受以下寧波又覺得可惜。
於是來到了老外灘。說到「老外灘」,不知道應該怎麼分詞,是「老·外灘」還是「老外·灘」?

老婆的遊客照是必不可少的。

老外灘其實是個酒吧街。

擺攤的老百姓,相當的熱鬧。

走著走著看到一個很有派頭的銀行總部。

插了五星紅旗的教堂。

結束

這是我的第一篇旅行紀事,沒啥經驗。

就此,我們用了一天的時間,目的性極強的瀏覽了兩個城市,屬於「除了還願和脱契的目的以外都是隨緣的旅行」,也因為過於留戀現實而導致相片素材實在太少,失策失策。

這是我們疫情期間的第一次遠門出行,旅行群裡有人調侃,在這個時候出門旅行,健康碼怕是飛著飛著就紅了。

我實際感受人不多,過程中幾乎不需要排隊。在普陀山看到那些龐大的排隊設施,疫情之前的人流量顯然十倍不止,感慨宗教旅遊商業模式看來真的可以讓資本家「積功德賺善財」。

所有相片均為手機拍攝,感謝 Snapseed 的濾鏡處理以及 Google Photos 外鏈支持。

善哉。

Lobot 的系列舵機的 golang 驅動

最近在製作一些座標與電機控制相關的東西,其中有一個功能需要扭矩很大且精確動作的 Trigger 以控制一個手動設備實現自動化,最終我選擇了這個 lobot 牌子的總線舵機 LX-16A

重要的是,價格相當實惠!

我已經為它編寫了一個 golang 驅動了,可以在這裡找到 :
https://git.jettsang.com/drivers/lobot/

用法相當簡單:

package main

import (
    "flag"
    "fmt"
    "log"
    "os"

    "git.jettsang.com/drivers/lobot/network"
    "git.jettsang.com/drivers/lobot/servo"
    "git.jettsang.com/drivers/lobot/servo/lx"
    "github.com/jacobsa/go-serial/serial"
)

var (
    portName = flag.String("port", "/dev/tty.usbserial-A9ITPZVR", "the serial port path")
    servoID  = flag.Int("id", 1, "the ID of the servo to move")
    position = flag.Int("position", 512, "the goal position to set")
    debug    = flag.Bool("debug", false, "show serial traffic")
)

func main() {
    flag.Parse()

    options := serial.OpenOptions{
        PortName:              *portName,
        BaudRate:              115200,
        DataBits:              8,
        StopBits:              1,
        MinimumReadSize:       0,
        InterCharacterTimeout: 100,
    }

    serial, err := serial.Open(options)
    if err != nil {
        fmt.Printf("open error: %s\n", err)
        os.Exit(1)
    }

    network := network.New(serial)
    if *debug {
        network.Logger = log.New(os.Stderr, "", log.LstdFlags)
    }

    network.Flush()

    var servo *servo.Servo
    servo, err = lx.New(network, *servoID)
    err = servo.MoveTimeWrite(uint16(*position), 500)
    if err != nil {
        fmt.Printf("move error: %s\n", err)
        os.Exit(1)
    }
}

極致化

從來就是如此的事。

今年會不一樣嗎?

不一樣的,事物往往會往習慣的方向,極致的發展下去。

阿比林悖論

所有人都不想提出反對意見,結果達成了一個所有人都不喜歡的共識。

濕疹戰記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生一種讓皮膚奇癢無比的疾病。

因為此前毫無經驗,起初還以為是小兒常生的痱子,於是開始保持噴灑乙醇、使用爐甘石洗劑保持乾燥。結果導致疹子範圍一下子擴大了許多。於是我開始懷疑是別的什麼東西。

第二天,使用了紫外線照射,發現並沒有發現螢光,初步排除了真菌感染的可能,至少不會傳染到我身邊的人了。這時候突然回想起上週家中不斷飛進蜜蜂,以及發熱24小時後脖子開始出現紅疹。

讓我對此進行了聯想:

這會不會是因為蜜蜂帶來的花粉塵讓我產生了過敏,接著發熱流涕,後引發「膽鹼能性蕁麻疹」?

為了保險起見我資訊了皮膚科醫師,醫師幾乎一眼就辨識出這就是過敏引起的現象。進一步排除了真菌和熱疹的可能。建議我使用「糖皮質激素」類藥物進行治療,同時保持肌膚濕潤即可。

拜託了夫人去附近藥房購買了藥物,分别是「氯雷他定片」和「糠酸莫米松乳膏」。

希望見效。

新冠與車諾比

我有點理解為什麼可以把 #COVID19 比作車諾比核災了。

所有人都在這個系統當中,所有人都知道並且看著它變壞,把保持「數據穩定」放到了第一位,認為畫線能改變現實。畢竟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故都是這樣過來的。接下來經濟會向好,因為囤貨行動會短暫帶動消費。

最後,眼睜睜看著爐心熔毁。

關於選項

只要有這個選項,或者沒有限制這個選項,就會有人去觸碰。所以一個人或組織要做什麼選擇,其實很多時候呢,不是因為他想達到什麼目的,是因為他能這麼做,也就這麼做了。

恰好如此

這個世界對我說不上好說不上壞,總是那麼恰到好處,將將好讓你感覺過得去,但絕對不讓你過得好,就好像有一堵空氣牆擋著,你就是越不過去。

醫護工具人

「別的沒有,就是聽話」這話聽著就像讓一幫憨憨去送,不知道應該以什麼樣詞語形容看到這幾個字的感受。

就這樣不斷的格式化語言衝擊之下,前線的醫護被物化成了工具,病毒倒被擬成了敵人,而使用工具的那個接受了「理所當然」的無上榮耀。

醫護人員都是腦子靈光且清醒的成年人,不是衝鋒肉搏的傻子,更不是被使喚的工具。人海戰術思維模式什麼時候是個頭,無謂的犧牲不是犧牲,是毫無意義的送人頭。

人道災難

什麼是人道災難?

就是發熱先隔離,不要感染新的人。
科學的講,這確實可以很好的控制 R0 係數。
至於生活怎麼樣,環境怎麼樣,會不會被交叉感染或是廁所夠不夠用什麼的。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