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9 words
https://note.jettsang.com @jetsanix

阿比林悖論

所有人都不想提出反對意見,結果達成了一個所有人都不喜歡的共識。

濕疹戰記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生一種讓皮膚奇癢無比的疾病。

因為此前毫無經驗,起初還以為是小兒常生的痱子,於是開始保持噴灑乙醇、使用爐甘石洗劑保持乾燥。結果導致疹子範圍一下子擴大了許多。於是我開始懷疑是別的什麼東西。

第二天,使用了紫外線照射,發現並沒有發現螢光,初步排除了真菌感染的可能,至少不會傳染到我身邊的人了。這時候突然回想起上週家中不斷飛進蜜蜂,以及發熱24小時後脖子開始出現紅疹。

讓我對此進行了聯想:

這會不會是因為蜜蜂帶來的花粉塵讓我產生了過敏,接著發熱流涕,後引發「膽鹼能性蕁麻疹」?

為了保險起見我資訊了皮膚科醫師,醫師幾乎一眼就辨識出這就是過敏引起的現象。進一步排除了真菌和熱疹的可能。建議我使用「糖皮質激素」類藥物進行治療,同時保持肌膚濕潤即可。

拜託了夫人去附近藥房購買了藥物,分别是「氯雷他定片」和「糠酸莫米松乳膏」。

希望見效。

新冠與車諾比

我有點理解為什麼可以把 #COVID19 比作車諾比核災了。

所有人都在這個系統當中,所有人都知道並且看著它變壞,把保持「數據穩定」放到了第一位,認為畫線能改變現實。畢竟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故都是這樣過來的。接下來經濟會向好,因為囤貨行動會短暫帶動消費。

最後,眼睜睜看著爐心熔毁。

關於選項

只要有這個選項,或者沒有限制這個選項,就會有人去觸碰。所以一個人或組織要做什麼選擇,其實很多時候呢,不是因為他想達到什麼目的,是因為他能這麼做,也就這麼做了。

恰好如此

這個世界對我說不上好說不上壞,總是那麼恰到好處,將將好讓你感覺過得去,但絕對不讓你過得好,就好像有一堵空氣牆擋著,你就是越不過去。

醫護工具人

「別的沒有,就是聽話」這話聽著就像讓一幫憨憨去送,不知道應該以什麼樣詞語形容看到這幾個字的感受。

就這樣不斷的格式化語言衝擊之下,前線的醫護被物化成了工具,病毒倒被擬成了敵人,而使用工具的那個接受了「理所當然」的無上榮耀。

醫護人員都是腦子靈光且清醒的成年人,不是衝鋒肉搏的傻子,更不是被使喚的工具。人海戰術思維模式什麼時候是個頭,無謂的犧牲不是犧牲,是毫無意義的送人頭。

人道災難

什麼是人道災難?

就是發熱先隔離,不要感染新的人。
科學的講,這確實可以很好的控制 R0 係數。
至於生活怎麼樣,環境怎麼樣,會不會被交叉感染或是廁所夠不夠用什麼的。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2019-nCov 的春節禁足

關於禁足的困惑?
不存在的。

十幾天的禁足不管對我還是女朋友,似乎都絲毫沒有影響,除了要戴口罩下樓拿快遞。

話說回來。

如果以活動半徑10公裏為標準的話,我基本會在範圍內連續活動超過1個月。

如果以主動社交作為標準的話,我可能已經禁足超過了10年。

Bash One-liner: add an entry to crontab

(crontab -l && echo "* * * * * echo hello") | crontab -

萬年不更

現在的時間是東八區2016年10月19日霧霾繚繞,閒來無事前來看望,粗略瀏覽羞得不行,距離上次來到這裡竟然時隔2年。

是的,就跟詛咒一樣,許許多多的人從2014年開始突然就不更新博客了,我也是其中之一。

確切的說,我也不知道該寫點什麼了。

辦公室有三面牆,其中一面敲著聽,是中空的。牆的左半邊,有一個很淺的黃色的相框印記。
我們一直在猜測當中到底有些什麼東西。
辦公室是新裝修的,沒人知道上一個使用者是誰,幹什麼的。
重要的是,業主竟然能忍受那是一面空心的牆!

看來是個不得了的秘密。

趁著夜色,大概是凌晨四五點的樣子,我就到了辦公室。
站在那個位置,凝視著這塊刷著白漆的木板,和那個長方形詭異的相框水印。

我們對視到了上午八點。

他怎麼還不出來?

面前是一個少女,不高,一米五的樣子,鎖骨上方有一顆顯眼的黑痣,她並沒有刻意去隱藏這顆礙眼的東西,相反,她是那麼自信,像是炫耀一般地,伸著傲人的脖子。她確實有這樣的資本,因為除了那個黑色的點點以外,還有很長的脖子,白皙無暇,紮起一綹發活潑點著,以及逆光下的撩人絨毛。

即便如此。

還是忍不住去看那顆痣,真的是很在意,實在是太在意了。

「上面會長毛麼?如果長的話,已經多長了呢?生長周期是怎樣?一天能長多長?嗯,她有拔過嗎?會介意別人拔掉嗎?或許就沒有長毛呢?如果光禿禿的,是自己拔掉了嗎?」

「嗯,一定是這樣的,哪裡有不長毛的黑痣啊?」身後的紳士小聲感慨了一句。

SublimeCodeIntel

昨天無聊在配置自己的ST2,發現一個東西,如下圖。

介紹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支持以下語言的自動提示功能(也可以作為代碼閱讀器十分方便):

PHP, Python, RHTML, JavaScript, Smarty, Mason, Node.js, XBL, Tcl, HTML, HTML5, TemplateToolkit, XUL, Django, Perl, Ruby, Python3.

安裝,Package Install 搜 SublimeCodeIntel 就有了。說明什麼的在Readme上就有。

安裝後個別需要特殊環境變數的,就改這裡 ~/.codeintel/config 或 project_root/.codeintel/config,拓展目錄就拓展好了。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
  "Python": {
    "python": '/usr/bin/python',
    "pythonExtraPaths": ["/Users/YourUsername/PythonPath"]
  },
  "Python3": {
    "python": '/usr/bin/python3',
    "pythonExtraPaths": ["/Users/YourUsername/Python3Path"]
  }
}

另外,在OSX下有一個alt按鍵衝突(alt本是可以用於多選的逆天功能),可以去修改 Packages/SublimeCodeIntel/Default (OSX).sublime-mousemap 中的alt為你喜歡的按鍵吧(當然也可以無視這個),例如ctrl之類的。

未來5年內會發生什麼?

主題開始之前,想想5年前是什麼樣子,要知道,5年前是2007年,奧運會都還沒在北京召開的時候。不過呢,幸好那時候我已經有微博(飯否和Twitter)了,方便回憶起5年前的世界。

5年前,高二,用的手機是諾基亞9300,筆記本裝 Magic Linux 以支持國貨,上抓蝦,最喜歡玩的頁游是 Travian,用松下Lumix傻瓜相機,個人博客還是30人合租的一台win2003系統支撐… 打住。

以此做對比,不難發現這個世界5年變化的平均速率是多大。畢竟世界進程大體上還是線性的,所以這個速率對大陸應該也同樣適用。

那麼5年內會發生什麼呢?

鄙人的臆測啦:

  • 3D打印白菜價
  • 出現一款流行的VR網遊(嗯,像「刀劍神域」那樣),頭盔價格也很平民
  • 個人計算機無盤化,所有信息存放在雲端。登入賬戶就自動同步,可以直接像操作現在的界面一樣使用,不帶延遲。
  • 世界範圍的ID實名制或中心化。
  • 語音輸入為主導。
  • Facebook 不改版就消亡。
  • 超流行虛擬辦公室。
  • 瀏覽器整合類似openid的東西,多數網站不需要註冊直接識別瀏覽器內實名ID就可以直接識別使用。
  • 光場相機常態化,可能整合到手持終端。
  • 電動小型車流行,充電時間1分鐘以內,充電樁遍佈世界。
  • 家家都有自備發電電源(Energy Server)。
  • 吃的全是轉基因。

好吧就說到這裡了。 真相是我失眠了一晚上沒睡著,繼續躺。

2012終了

時間過得特別快,又是一年一度填坑/挖坑時節了。

變化,摸棱兩可,可怖而又讓人期待的字眼。

2012 如果說改變了什麼,那就是什麼都沒有改變,似乎進入了一個變態的循環期一樣,並不是上一年的忙碌和奮斗的延續,而是迷茫的延續。看著去年的,還以為 2012 會變得非常賣座呢,事實證明果然不是如此。

經過了許多突如其來的變遷確實不是很好受。

不如做一個列表好了,印象中今年大概是幹了這些事情:

  1. 拿到了駕照。
  2. 換了一份糟糕的工作。
  3. 去了兩個沒有踏足過的城市。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2012年實在讓人心力交瘁,一事無成。

其他方面雖然都有提升但是都非常微弱且相當不穩定,而正是由於這種不穩定的因素導致出現了最大的問題,各種焦慮。

焦慮症在下半年開始凸顯並且越來越嚴重,直到無法正常入睡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樣下去一定是不行的,如何才能擺脫當前的困境比什麼都重要,生命就跟蠟燭一樣慢慢融化蒸騰消失,總不能在蠟用完之前就被燭淚埋沒了火焰呀。我選擇去朋友家單獨睡了一天,跟幾個好朋友,好老師,好醫生聊聊天,什麼都不想。這才讓癥狀減輕了不少。但是焦慮的情緒仍然困擾,我也並不好怨天尤人,最後所抱怨和煩惱的都是自己而已。